第三十六章 月孛神咒

觉得身心疲惫的林暮雪一回去,倒床就睡。第二天早上五点就起来准备了,要说这对付泣月煞,就先得把它从

人身上逼出来,然后再使用月孛神咒,配合月孛符方可将其诛灭。这月孛咒属于太上三洞神咒,这泣月煞,则是

死者孤魂犯了月孛星君。月孛星君是十一曜之一,属太阴,道教称其为月神。除了了月孛咒,其他咒法对它都没

有用的。

准备妥当之后,这次林暮雪学乖了。留下小轩看家,带了小敏前去。省得有一次迷了路,虽然小轩不太高兴,

不过这是林暮雪的吩咐,他也就照做了。

来到饕镇的时候,是早上六点四十,大部分人家还没有起床。天色也只是蒙蒙亮,林暮雪有意无意地路过白家

宅子看了看,连外面都打扫的挺干净的。她也就放心了,赶忙赶去那家人那里。

“大佑,你这是怎么了?你别吓妈妈啊。”远远地就听到洋楼里面传出来哄乱的声音,夹杂着男人的劝慰,女

人的哭喊声。林暮雪心想,这玩意儿开始动手了。赶忙快步赶过去,发现大门竟然没有关,林暮雪此时也顾不上

那么多了,直接就进去。

前院里,昨晚那个哭泣的女人依旧坐在池沿上发愣,一动也不动的。池子边,一个看起来二十四五的男子将自

己的外套脱掉,一直在大喊“烫死我了”,又继续在撕扯自己里面的衣服。旁边的一个妇女,穿着也挺时髦的,

不停去抓男的手,一边还在哭。还有另一个戴眼镜的中年男人,也在一旁,不过似乎不知道该怎么帮忙。

林暮雪知道这是泣月煞的手段,只要选中了目标,叫了他的名字,这个人就会浑身灼热而死。赶紧拿出一瓶矿

泉水,拿了一张祛邪符焚符扔进水瓶里。快步上前,一把拉开正在抓着那个男子的妇女,将瓶子里的水一股脑泼

在了男子的身上,男子立刻欣然道“好舒服,好爽啊。”

林暮雪又拿出一条红绳,一端快速拴在男子右手手腕上,另一端拴在一枚银针上,插到地上。这是要把他身上

的邪气引导入地下,林暮雪刚拿出一张符,那个妇女跑过来抓住她的手问“你要做什么?你是谁?”

“不想他死就闭嘴,让开!”林暮雪喝道。

妇女看自己的儿子好多了,这才勉强退开一点,那个男人走近了扶着她。林暮雪默念咒语,符立即变硬,在男

子手腕拴着红绳的地方轻轻一划,就有一股鲜血流了出来。林暮雪两个指头夹的符在眼前一竖,立即烧着,林暮

雪拿着符在男子手腕上绕了三圈,红绳立刻变黑,顺着就牵引到了地上。林暮雪小心地观看着,直到红绳变回了

原来的颜色。这才给他解开红绳,看向妇人那边说道“好了,没事了,给他包扎一下。”

那边妇人和中年男人在看望自己的儿子,这边林暮雪看向坐在池沿上的女人的时候,才发现这女人一直在用怨

恨的目光盯着自己,随即迎上林暮雪的目光,她嘴角动了动,起身进了屋子里面。林暮雪也不是要现在动手,必

须得等到晚上,不然泣月煞是会害了这个女人的。

林暮雪才准备走,那个男人叫住了她。林暮雪回头问道“有事吗?”

“看你的身手,一定是位厉害的天师吧?真想不到竟然是这么漂亮的女孩子,能留下来吗?某人有事想跟你谈

谈。”男人一副儒雅的样子,让人看起来很舒服。

林暮雪点点头,跟他进了洋楼,里面是楼中楼的设计,正门进去只是一个宽敞的大厅,铺着红毯,直走就是楼

梯上二楼的。男人说客厅在二楼,林暮雪又跟他到了二楼,客厅修在后面靠山的方向,没有厚实的墙面,而是四

处安装了玻璃,明亮而舒适。家具都是些名贵的木材家具,林暮雪甚至觉得坐垫都肯定花了不少钱。有钱人的生

活还真是奢华。坐了下来,这个男人的妻子倒上了茶水就去看她儿子了。林暮雪自我介绍,说是鬼影门的外门弟

子,是鬼影门第三十七代传人白琳收的,自小就喜爱道术,所以那时候就缠着要学道术,好在那时候有人引荐到

了鬼影门,那时候是跟白元士学,不过没被收下。后来白元士过世了,就拜在白琳门下,学了两年就去了国外。

听说师父过世了,就想着回来看看。

这个男人说他叫做王朴,竟然是饕镇的人。他的妻子叫做李枫,也是饕镇人。有一儿一女,男的叫王大佑,女

的叫王幽清。两年前,在饕镇的生意失败了,只好全家出去找事做。幸好上天眷顾,做了半年,经朋友介绍,跟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