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被逐师门

夜已深,天上一轮皎洁的明月,没有星星。

柳双离面向着紧闭的师门,低头跪在冰凉的石板地上,双脚因长时间的弯曲,早已麻木得没了知觉。

耳边却还在不断回响着那瞬间把她打入深渊的话:“小师妹,你今日下山采购未能按时返回,依照门规,已被逐出师门。”

冰冷得全无感情的话语,却来自师门里一向最疼她的二师兄卫华。

柳双离在听闻这个消息后,跪地哭喊了良久,换来的还是卫华毅然决然离去的背影,和重重关闭的师门大门。

夜已深到了底,日夜轮回,明月慢慢落下,天开始向着黎明行去。

“可怜的娃儿啊,别再跪了,起来跟爷爷走吧!”一个慈爱的声音,恍惚间传入柳双离耳中。

柳双离摇晃着睁开双眼,寻声看去,就见一只布满褶皱的大手,不知何时已伸到了她的面前。

木然呆愣了半晌,柳双离艰难的抬沉重的头看去。借着明亮的月光,她看到了这只手的主人。

手的主人是一个老翁,如同他的手一样苍老。

老翁叫什么,柳双离不清楚。她只是听二师兄说过,老翁住在山脚下一个小村里,以卖油为生,每月会定期到山上送一次油。

柳双离有些迷糊,卖油老翁为什么会在这个时刻突然出现在山门前。

她只依稀记得,今天并不是老翁上山送油的日子。

心中虽有疑问,但跪了**的柳双离,已困乏得无力再出声寻问。

她垂下头来,任由老翁那布满褶皱的大手,握住了她的小手。然后在借着大手传来的力道,一点一点的站起身来。

东边的天际慢慢的现出了鱼肚白,但太阳却还懒懒的藏在地平线下,久久不愿升起。

柳双离低垂着双眸,梦游般的在老翁的牵引下,一步一步的下到了山脚。

不知过了多久,待柳双离从失神中回过知觉,再抬头看去时。天早已大亮,东边的半空中,太阳已兴奋的挂在那儿,向大地散发着它的光亮。

一棵高大的松柏耸立在她的左侧,正好遮住了太阳射下的刺眼光线。

举目远眺,山峰高耸直插云霄。隐在云霄深处的师门,寻不着一丝影儿。

引领她下山的卖油老翁,早已不在。身旁大石上,只孤零零的放着二师兄临别时,送与她的一个包裹。

柳双离不由的心下一酸,眼泪忍不住一滴滴落下。

初春的清晨,日风很凉,再明亮的日光,也照不暖这被**的露水湿透的大地。

又不知过了多久,柳双离才收住泪水,擦干了双眼。仰头又深深看了眼隐于深山中的师门。良久,才复低下头来,捡起包裹背在身上,然后起身面向师门的方向,恭恭敬敬的拜了三拜。

没有送别,没有祝福,柳双离转身离开了,这个教养她六年的师门——云天门。

此时的柳双离也不过十二岁,根本还是个孩子。被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