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祖父与铜鼓

我家曾藏有一面铜鼓,鼓身刻着‘胡黄白青灰,吴龙狼狗黑常蟒’十二仙家,鼓底刻着二十四清风,清风也就是鬼,而鼓面上刻得是一幅人面怪羊吃草的图案,据说,这鼓是关外萨满教祭祀‘结巴仙’所用的祭器,名叫‘镇万仙’,而鼓的原持有者,是我的祖父。e┡ wwom

我的祖父叫马三山,是个浑人。

听村里的老人说,他年轻时喜欢偷狗,不管谁家的狗,砸死就拖回家吃肉,所有人都敢怒不敢言,就因为他浑,出门时后腰里都会别两把菜刀,打起架来不要命,别人见了他都躲着走。

在旁人的印象里,他似乎从没怕过任何人任何事,每天别着菜刀招摇过市,一不上班二不种地,谁都不知道他一天天的出去干了什么,也没人敢问,只知道他每天早出晚归都很准时,可突然有一天,他早上出门后一夜都没回来。

这把有孕在身的祖母急坏了,自己拖着身子不方便,就动员家里人出去找,结果怎么找也找不到,后来直到第二天夜里,祖父才自己摇摇晃晃回了家,进门时脸色漆黑,问他话他也不说,闯进里屋就往炕上爬。那时候老家的火炕都很高,他爬上炕就开始魔怔似的站在炕沿上往下跳,自己摔自己,一直摔一直摔拦都拦不住,直到把自己摔得满脸是血,都快晕死过去时才停下来。

祖母后来回忆说,那天祖父进门时身上的衣服很脏,又是泥又是草,就跟在野地里打过滚似的,裤腿里还卷着两片烧给死人用的纸钱,应该是去过村外的坟地,而且祖父不是空手回来的,进门时怀里鼓鼓囊囊揣着个东西,爬上炕时顺手就塞进了炕上的被垛里,第二天祖母掏出来一看,就是那面铜鼓。

祖父好端端的去坟地干嘛?那面铜鼓又是从哪儿来的?祖父从没提过,所以一直是个谜团。

那之后过了三个来月,祖父家第一个孩子出生了,也就是我爸的第一个姐姐。

可孩子出生后没几天,有一天晚上一家人在炕上吃饭时,祖父手里的饭碗一个没端住掉了出去,不偏不倚正好盖在了孩子的头上,婴儿卤门还没长实,一下就被饭碗盖死了,祖母吓得嚎啕大哭,祖父也在旁边愣了了,过了半晌突然憋出一句话来——‘他还是不肯放过我呀’。

后来祖母因为这件事做了病,就算过了这么多年,还是想起来就哭,哭得眼睛都看不清东西了,而祖父也从那之后性情大变,变得更浑,更天不怕地不怕了。

那时候我家老宅子住得比较偏,旁边是个大垃圾堆和一个废弃工厂,经常有蛇顺着大门缝钻进院子里来,祖父只要看见,就用铁锹把蛇斩成好几段,然后铲出去扔掉,后来有一回,院子里不知从哪儿钻进来只大黄狼子,那东西钻得快,祖父知道自己抓不到,就盯着它看,想把它吓唬走,可祖父瞪它的时候它非但不跑,竟然也直勾勾盯着祖父看,还跟人一样站了起来。

祖父当时喝高了也没想那么多,浑劲儿一上来抄起铁锹就拍了过去,黄狼子还是不动,还是立在那儿盯着祖父,祖父就再拍,一连往黄狼子脑袋上拍了十多下,直到拍死,直到把脑袋瓢都拍碎了,那只黄狼子愣是没动地方。

祖父当时还在气头上,就把死黄狼子的皮剥下来,晒在了院里的晾衣绳上,后来祖母从外面回来一推大门,吓得一屁股就坐在了地上,哭嚎着就开始骂街,先是骂祖父老不死的惹了大祸,得罪了仙家,然后很突然地又开始狂笑不止,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停都停不下来,嘴里还念念有词,说着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