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雨夜捉鬼

夜色如墨,沉沉的夜色下,是一座座深深的大山,即便白天也是人迹罕至,此时众山环绕间,有一处却是锣鼓喧天,灯火通明。

那是一片河滩,方圆约一里,一群道士高搭七座法台,法台正中有一顶红色帐篷,周围插满巨大的牛油火把,亮如白昼。

一杆大旗在帐篷上迎风而展,书一个大大的“御”字。猩红的帐篷,镶着金丝,异常华贵,有一男子,面白无须,身穿黑色蟒袍端坐在帐中。

“禀公公,法台已经准备就绪,子时将到,可否开始?”一个白胡子老道,手拿拂尘,来到帐前,欠身问道。

“那就有劳法师了,开始吧。”红帐里的公公眼皮微抬哑着嗓子慢慢说道。

“不敢。”

老道转身,随着一声洪亮的声音,“起坛!”

共七位道人,各拿法器,飘身登上七座法台。台下众弟子,手持桃木剑,严阵以待,另有一班弟子,吹起法螺,敲起法鼓。

老道挥动拂尘,望空中舞动,一道金色的灵符凭空而生。随着最后一笔落下,灵符燃着金光,落入对面河中。

夜色下黑色的河水突然沸腾般,涌起一阵阵水浪,冲上沙滩,直扑法台。

台下一班道士,急忙加大力气猛吹法螺,猛敲法鼓,以法音构筑结界,与黑水相抗。

一个身穿红纱的女子,神态婀娜,脚踏红光从河中缓缓升起。

“哎吆,奴家刚刚要歇息。不知各位深夜造访是何意啊?”

朱唇轻吐,神态慵懒,说不出的妩媚娇羞。

纵然锣鼓喧天,这几句轻言轻语,却如同说在每个人的耳边。几名道人,一时把持不住,螺声乱了,鼓声散了,黑水马上淹没了几个道人的脚。

随着十分凄惨的叫声,接触到黑水的几名道人,像雪人一样慢慢化入了黑水。附近的道人脸色煞白,手脚发凉,裤腿一热,就想跑路。

“呔!”

白须道人一声猛喝,众人神情一震,法螺法鼓的声势渐渐恢复,黑水上涨之势再次被阻。

“孽畜,当真是不知悔改,到此时还在残伤人命。罢了,今天就让你在这九天冥雷阵下魂飞湮灭。”

“道长,你要怎样,奴家都依你,还不行吗?!奴家不要魂飞湮灭,奴家不要嘛!”

清脆温软,如同说在耳边,仿佛还能感觉到湿热的口气和芳香。

台下的道人不免又是一阵摇摆。白须道人余光扫过,知是众弟子修为不够,心中哀叹;突然看到,帐中总管大人,纹丝不动,连眼皮都未抬一下,刚要惊叹大人修为了得,心念一动,“罪过,罪过。还好大人是个公公。”

白须道人看到总管大人未受影响,心中一定,左手拿拂尘,右手划剑势,随着一声口诀,晴朗的夜空,突然天雷大作。

那女子不为所动,吃吃一笑,长袖翻舞,幻化出一阵阵红雾,其中有隐约有女子的笑声。

一时间,众道眼中满是红雾,雾中站着一位娇滴滴的女子,身着轻纱,轻纱很轻,仿佛随时会滑落。

“相公,何苦抛弃奴家,独自去修道。奴家和你一起修,岂不更美?”

对呀,何不一起修呢,这样既能不坏修为,还有美人相伴。

“好啊!”“太好了!”一时间同意之声此起彼伏,有一个胖道人掩面大哭,“你说,这么好的主意,我以前怎么没想到呢?!”

白须道人长叹一口气,整个三清观,除了自己这七位师兄弟,下一辈再无人才可言。

“五师弟,六师弟!”

另外两个法台,两位道人得到指令,一人捧起手中法螺,一人拿起一面小鼓,吹奏起来。

红雾中的美女,皮肤迅速变老,乌发变为白发,直至皮肉腐烂,露出白骨,最终化为飞烟,连红雾也没了,只剩夜风阵阵。

台下依然还有一些道人,大叫美人,痛哭流涕。

“三师弟,四师弟!”

再有两位道人,一拿月牙铲,一拿如意钩,两道青光飞起,月牙铲和如意钩猛地变长,一左一右卡住了那女子的双臂。

“哎吆,干嘛用这冰凉的铁器,弄疼人家了。”

娇笑声中,女子微微低头,背上再生出两个手臂,直扑拿月牙铲和如意钩的道人而去。

“二师弟!”

一道人翻出半截破旧的砚台,随手向女子丢去,双手比着繁杂的手势,口中念念有词。

黑乎乎的半截砚台飞来,女子神情凝重,急忙收回双手,用手臂上的红纱,层层去裹这砚台。

白须老道一直在划剑诀,天空从中裂开,露出一片异空间,一条银色雷龙从那裂缝从爬了出来。

“哼,牛鼻子。弄这么多破玩意儿,就想弄老娘。老娘见识男人的时候,你祖奶奶还没出生呢!”

女子张口一吐,一道红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