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聚集

怪不得方才听到她的修为以后表现怪怪的,虽说宁夏不存在特意炫耀的心思,而且回答也十分中规中矩。但也许她的状况确实可能对他产生一定的刺激。毕竟宁夏也很清楚自己的修为进境的确是有点不合世俗常规,自己也许觉得这是运气和巧合加持,但在其他人眼中妥妥是个资质极好的修炼苗子。宁夏也不打算解释什么都是运气啊或者再谈论修为相关的事情,因为在这位处于现在这样状况的师兄面前任何的安慰都是刺激。她所能够做的最恰当的就是闭上嘴沉默地等对方将情绪都理好。而且宁夏也清晰地意识到这不是她应该担心别人的时候,因为如果她不努力的话,五年后也将走上一样的道路。届时她的处境说不得还没有陈师兄的好。阵法堂大殿内部很静,宁夏与陈思烨二人都在相对无语,一个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一个是意识到自己言行不恰当不知道怎么走下台阶。可以说现场气氛弥漫着紧绷的气息,十分尴尬。就在宁夏以为自己还要憋很久的时候,终于来了一个人救场了,另一位同期成员的到来打破了一室宁静。陈思烨迎来的是一位三十左右的筑基修士,长相在美人频出的修真界意外地平庸,但是面容柔和,气质可亲。啊不,是真的很亲和,他进来以后还笑容满面地跟看上去很幼龄的宁夏打招呼,一点也没有轻看她的年岁幼小的样子。这位筑基师叔来了以后场面活跃起来,陈师兄好像也从方才的低落情绪中走出来,开始给早到的宁夏二人说些阵法堂的事,一时间大殿里气氛很和谐。这位名为金林的筑基师叔已经入门多年了,年纪不算小,令人奇怪的是他也是百技峰的外门弟子。就连陈师兄听了也一副摸不着头脑的模样。宁夏觉得很奇怪,有点闹不清宗门的晋升制度,据金师叔所说他已是筑基中期的修士,按说应该早就晋入内门才对,怎么他这会还是外门弟子。金林似乎是看出她的疑问轻笑道:“你们还年轻,还是很在意内门外门弟子的区分,其实除了资源不一样都差不多。非要说有什么地方不同,内门弟子也许比外门更能在各峰高层面前出头。”宁夏进门以来还是第一次遇到看得这么开的修士,之前遇到的都是犹为显摆自己高阶弟子地位的“公主病”。陈思烨闻言也是一愣,他被降格的时日不长,算来也还不到半年的时间,对主峰外门弟子的规则不太清楚。金林看着眼前两个“嫩芽”有些无奈道:“事实上,等你们修为上去了,会发现宗门发的修炼资源远远不够用,内门外门那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