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九章 后续(下)

“明镜真人言重。戚师妹调皮,给贵宗弟子添了麻烦,在下深感愧疚。但小妹年纪尚幼,出手的原意也是好的,望五华派的诸位道友海涵。归一门与五华派是通宗之好,也没必要为了一点点小事伤了和气。”

这位男n号十分狡猾。对,没错,宁夏记起来这俩人是谁,难怪觉得怪眼熟的。不就是女主的男人跟他那的毒玫瑰师妹么。

臭不要脸,那天夺走她的沓子球,她给了。今个遇上又平白无故给她下绊子,还要不要脸?她招谁惹谁了,宁?可怜无助?小夏十分委屈。

事实上,动手的不是宁夏以为的史海生,而是“恶毒女配”戚葳蕤。

应该是“恶毒女配”不愧是恶毒女配么?作风也是如风一般,随心所欲。

戚葳蕤生来就是天之骄女,活在鲜花掌声之中。她想要的东西都会有人捧到她面前。她看上的东西就一定要弄到手里,不惜手段。

这小修士先前在试炼的时候染指海生师兄的物件,之后又收到她们都不曾有的城主邀约,着实可恨。在戚葳蕤眼中,宁夏就像一只上蹦下跳的小虫子,碍眼得很。

啊喂!什么叫染指,那是她的东西,你们抢走还怪人污染?!怪我咯。

如果宁夏知道对方奇异的脑回路,定要气出升天,真是躺着也中枪。

“我这小弟子也不过九岁之龄,还没我腰高。论年幼也年幼不过她吧?她射出的石块本座看得分明,暗含杀气,灌注了不少灵力,尽管没有击中要害,只怕中招的人内伤不轻。”明镜真人显然不太接受对方和稀泥一般的说法。

他来的时候,正好看见对方向自己的小弟子下黑手,奈何围观的人群围得密密麻麻,而下手之人就在宁夏她们所站的一个客栈的二楼。

此时就是有心相救也无力。他也不可能隔空穿过层层叠叠的人群打开那块石子。只得暗戳戳记住下黑手之人,看什么时候方便报复回去,他们阵法堂的弟子可不能白白被欺负。

不料,事情的发展超出他的预料。江正的为难,岳三公子的对峙……他本应该即刻出面,但又碍于某种心理,不想干预弟子的成长,迟迟没有出头。

几人处理得很好。

向来鲁莽的何海功没有贸贸然掐尖冒头,强忍下来静待事情的发展。金林也能够抛开自己心中那点小心思维护自家的后辈。而年纪最小的宁夏面对金丹真人的为难,也不胆怯。

这几名后辈虽有各自的缺点,但却不是难以教化之人,能够反思己过,勘破自身,确实是值得培养的好苗子。

领着自家的后辈正想好好表扬一番……怎么那无耻的偷袭之辈还敢走到他们面前?莫不是以为他们的所作所为没人看见?十分护短的明镜真人怒了。

-------------------------------------------------------

史海生从未面对过如此难堪的场面。他心中又气又怒,气的是师妹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