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五章 闹剧(下)

何家小姐怀了。

行,破案了。这也就能解释为什么条件优越的何家会一直扒拉着他们宁家这个农户。

但是,谁能告诉她,为什么整成这个样子何家的人还敢跑过来闹,口口声声要他们负责任。这拨人是得了失心疯了吧?!

“宁大婶,你也是村里的老人了,出了名的贤惠媳妇。我是敬着你才这般客气,若真要说开来就莫要怪咱们不客气。”

宁母被气得嘴皮子不住得抖擞,眼冒金星,若不是宁灯荣在后边扶着她,此刻没准已经是滑落瘫坐在地上。

“你、你们何家忒不要脸。什么脏的臭的都想往咱们家塞,还想给我家哥儿泼这一头的脏水。当初我就不该让你们这群黑心肝的登了咱们家的们,拿扫帚簸箕横了出去才好。如今倒是害我家荣哥儿被你们这群黑心肠的家伙盯上。”

“宁大婶,你这话可说的不对。既是谈不拢,那就别怪咱们把你家孩子做的丑事抖擞出来。看看是谁不要脸。”

哦?!还有丑事啊。本来想出声的宁夏将到嘴边的话吞了回去,她倒要看看对方能说出什么丑事来。瞧对方暗藏得意的脸庞,明显就是有备而来。

“那你便尽管说。我们倒要好生瞅瞅你们何家是怎么样颠倒黑白的?”

“宁大婶,你先别急啊,有的是说的。我且问问,你们荣哥儿上月初一,可曾去过县城?”

闻言,宁家一口子四个人都皱起眉来。是这样没错,宁灯荣上月初一去了县城赶集。而且剧他说,就是那天,他发现了何小姐跟她相好的事情,还碰见他们行为过密。

若是没有这一遭,当时何家来提亲的话,也许宁家会答应也说不定。但没有如果,宁灯荣恰好撞见了这件事情,事主儿还把注意打到他身上,还能忍?

“的确有这件事。那天他是去了县里赶集。”明知道是坑,但还是得跳进去。毕竟村里头人少,去县里是个大事情,出门不足一响便会传遍整个村子,那天都不知道多少双眼睛看着宁哥出了村子去县城。

“那他是不是还路过了山市城东边那株许愿树?”何家的大媳妇似是胜券在握一般,得意之余溢于言表。

宁灯荣脸色一变,他们怎么会知道?此事他没有跟任何人说过,是他的一个小秘密,但完全跟何小姐无关。他们从哪儿得知他去了许愿树的。

“呵!脸色都变了,盖不住了吧?竟还想抵赖。”

“我确是去了许愿树。虽然不知道你们是从哪里得知的事,但那是我的私事,断断与此事无关。若是何大娘想用此事做文章,未免想得也太简单了吧。”被戳到内心最隐秘的那一点,本来只是想从缓处理给姑娘家留点脸面。

而且他的爹娘都给挤兑成什么样儿了!

“哥儿到现在还不肯承认,那我就替你说罢。这样东西想必你一定认得吧?”何大娘掏出一张帕子,上头影影绰绰,大约是写了字在上头。

这回宁灯荣是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