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二十九章 事了(上)

华琅真的很懵,一个转头就背了好大一个锅。

他承认自己是卧底,一开始就抱着剿灭乱党,拯救圣脉的想法来的。

被对方抓住往死里凌虐,他并不意外。原先来这里就抱有十足的心理准备。

头儿也跟他说过这件事,再三强调此次任务十分危险。若是有所顾忌,自会派遣别的自愿者前往。

但华琅年轻,心气高,他内心有着超乎常人的志气抱负。若此刻退缩,那他将永远无法达到那个高度,因为胆怯而失去机会,就连他自己无法原谅。

这才来到这里,今日才会站在这里,浑身血污,死亡将近。

但问题是他真的不知道那些圣脉去哪里了,人也不是他救的,他还没来得及救人啊

华琅第一次感到这么憋屈。

若是他救到人还好说,自己选的路爬也要走下去,就是死也甘愿,结果呢,给他来了这么一出,平白被人暴打了一顿,叫他都有些怀疑自己撑不撑得到那群死鬼的到来。实在是令人火大!

是谁叫他背了这么大个黑锅?!

躲在小黑箱的宁夏重重打了个喷嚏,双眼不眨一动不动盯着眼前的动态。

王子徐气得要死,这家伙还敢嘴硬。他就知道贪狼锏的家伙都是又臭又硬的石头,抬又抬不动,踢了又脚疼的坑货。

老半天功夫都没能收买几个眼线,还都是边缘地带作用微乎其微的小卒子。直到前些日子,他才花大价钱撬动了一个贪狼锏的大人物。

没想象到撬的人没用上,倒是吃了一个大亏,这一批的剑奴都弄丢了。哦,宁夏这个充话费送的完全没被他放在眼里。

在这个还没寻到帝王剑的当头,最怕就是出错了。万一他们要找的家伙就在这一批里头,岂不气死?

总之,找回丢失的剑奴势在必行。想到这里,王子徐手下的动作又重了些,强大的灵压直把华琅锤得伤口迸裂,鲜血直流。

“我改主意了。既然你这般忠心,我自是要成全你的,也算全了你这一生。”

王子徐松开踩住对方的脚:“来人,抬来。”

华琅这会儿已经完全抬不起头来,浑身都很重,内腑好像要被挤压出来,浑浑噩噩,分辨不出眼前的景象。他不知道这个男人要做什么,反正也没打算让他好过,他只知道内腑一团混乱,外来灵力四处游走,纠缠着他的紫府,他要废掉了。

看着那群人抬着一个类似于十字架的东西过来,宁夏心里有些发寒。看起来,情况不太妙啊。

王子徐屈膝,用指尖勾起华琅的头,悠悠然问道:“如何?现在说还来得及。”他的语调轻柔而舒缓,竟像对情人爱宠说话般亲昵。

可怜的人此时已经血肉模糊,根本就无法支撑头颅的,还得靠着敌人的力量才能抬起头颅。

王子徐直直望向那双此刻已经显得混沌朦胧的眼睛,良久。手毫无预兆突然一松,任由他狠狠摔落在甲板上,鲜血直喷,落到了他的袍角,染红了一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