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一十三章 黄雀在后(上)

(); 宁夏猜得没错,这人已经被激起了凶性,现下只想把她斩于马下?甚至于连上头交代的命令也给忘了个一干二净。

也是。本来是来劫人的,结果才甩出一剑,对方两下就将他的面门砸了个洗把脸。

那怎叫一个痛了得?疼得他钻心透骨,脑子那一下都是发懵的,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直到下唇处一片麻木,温热腥气的液体流淌,曛晕了他的眼睛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他修真多年从未遇过这么野蛮的打法。那种下唇处似乎被捣碎的可怕感觉让他精神的那根弦一下子断掉了。

鲜血与被击中面门的羞辱感令他神志全失,狂性大发。宁夏就在这样一种情况下跟他对上了,有些不利。

不过也不能说对她完全不利,于长远而言,人一发狂的话内耗也会加大,灵力流失会加快,还是有的好处的。

宁夏噔噔噔地往后退,十分狼狈地接了对方连砍出的三剑。这几下大概使出了他所能使出的最大力气,第三下便叫宁夏有些撑不住了。

她便抗为缠,铤而走险地以九节鞭卷住剑身,尽量往歪斜处甩。

这样也有一定的危险性。毕竟这使剑人是活的,他是人也会思考,不可能一直保持一种姿势。就怕对方用剑用得活,迅速从九节鞭中挣脱出来,再回头打她。

幸好这方修士资源匮乏,于术法秘技之类的修炼比之外界也要弱上一些。宁夏入门尚浅,但好歹正经修过九宫鞭法,生涩些也算是有节有度。

但眼前这个“刺客”,看他用剑的架势就像是野路子,也不是那种专注实践的死士。他也没能立马将佩剑抽出来,宁夏就顺利地将对方的剑芒推了出去。

虽然对方中途貌似反应过来了,想做些什么抽出剑身,但已经迟了。木已成舟,他的连砍之势已经被宁夏截断,并抽离了轨道,要再成势就得重来一次了。

一次不成,那蒙面人不气馁变幻剑道,往下路走去。他定要将眼前之人砍成两半方能一解心中仇恨。

宁夏一个不慎被对方的剑锋划破腰侧的位置。大概割得很深了,她吃痛地叫了一声,温热的液体从那疼痛出留出来,瞬间便麻木了。

糟!她心中暗暗叫苦,竟然伤到这么棘手的位置。

接下来必定又是一场苦战了。腰上方是脏腑处,此处侧边被割破,若是期间不断剧烈行动,恐会引发内脏侧移。

不过已经没有太多时间供她担心太多了。幸好今天她穿了件宽腰封的衣裳,她只需要把腰封往下一扯,再将后头的收腰的两段绳索咬牙收紧。

“嘶”疼啊!

宁夏满头大汗一下子飙出来了,疼得脑门跟太阳穴一跳一跳的,恨不得现在昏过去。但她也没法子,只得险险躲过对方穿刺过来的剑锋。

宁夏也不大可能一边处理伤口一边进攻的,那太高估她了,能同时躲避对方的攻势已经是运气好了。又因为刚才的动作分了点神,她现在实实在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