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宋国蒙氏

北亳,即景亳、蒙亳。

它位于宋国旧都商丘北侧约五十里处,因境内有一座名为「景山」的丘陵而称为景亳。

相传,景山乃商汤会盟诸侯、历数夏桀罪行之处。

而后,商灭夏、周又灭商,待等周武王于灭商的第二年过世后,其母弟「周公旦」摄政,平定了「管叔」、「蔡叔」、「霍叔」以及商纣王之子「武庚」等势力的叛乱,为了稳定国邦,分封诸侯。

其中,商纣王的兄长「微子启」被周朝册封到商丘一带,且特准允许其用天子礼乐奉商朝祭祀,与周为客,史称「三恪」之一。

因微子启乃「子姓宋氏」,是故他建立的国家被称为「宋国」,成为当时周朝分封的诸侯中,唯一一个继承了殷商文化的国家。

在随后数百年,子姓开枝散叶,陆续出现华氏、戴氏、武氏、宣氏、穆氏、萧氏、乐氏、向氏、墨氏、朔氏、司马氏等百余个分支,而蒙氏,亦是其中之一。

子姓蒙氏一族,迄今为止一直生活在北亳,由于年代久远的关系,已无法追溯这个氏族的源头,留下这么大致三个说法。

其一,蒙氏乃「商汤时期」见证了「景亳会盟」的国人后裔,其祖先乃商之始祖「子契」的后裔。

其二,蒙氏乃「殷商时期」生活于景亳一带的国人。

其三,蒙氏乃「宋国初建」时,跟随「微子启」搬迁至蒙亳、或者此前就生活在蒙亳一带的后人。

这三种说法,以第一种最贵,但无论是哪种说法,都无法否认蒙氏确实乃子姓后裔,乃是许久之前就已生活在蒙亳一带的国人。

而在宋国内,蒙氏一族历代的族长、或者称宗主,几乎皆在宋国担任「中大夫」之职,拥有蒙亳一带广阔的田地作为封邑。

据说在宋戴公时期,宋国国力颇为强盛,而蒙氏一族当时有族人多达五百余户,只可惜现如今,蒙氏一族日渐衰落,只剩下不到两百户族人。

当代蒙氏一族的族长叫做「蒙箪(dan)」,刚过五旬之龄,平日里和睦族人,在蒙氏一族中享有颇高的威望,是一位可敬的长者。

但是今日,这位蒙氏宗主却在乡邑的祖屋内大发雷霆,而他所针对的对象,此刻跪伏在他身前,一脸惨败的少年。

“愚子!逆子!”

这名少年叫做「蒙达」,今年十二岁,他乃是蒙箪的嫡长孙,是后者已亡故的长子「蒙鷔(ao)」的唯一子嗣。

蒙箪膝下有两个儿子,长子名「鷔(ao)」,在近十年前宋国与魏国的战争中牺牲;次子名「鹜(wu)」,即此刻垂手恭敬在蒙箪身边的那名中年人。

这蒙鹜,目测三十岁往上,面庞刚毅、虎背熊腰,一看就知是勇猛之士。

据族人所言,蒙鹜的勇武比起其兄蒙鷔有过之而无不及,乃是现如今蒙氏一族极具勇名的健儿,若不出意外,他将会是蒙氏一族的下任族长与宗主。

而除了蒙箪、蒙鹜、蒙达祖孙三人外,屋内还有一位老者。

这位老者年纪与蒙箪相仿,容貌亦颇为相似,他拄着拐杖站在一旁,眉头微皱,一言不发,右手捋着髯须,瞧着蒙箪训斥其嫡孙而面露若有所思的表情。

这位老者,正是蒙氏族内的长老,宗主蒙箪的堂弟,「蒙荐」。

“你父早亡,老夫从小对你细心教导,望你有朝一日能学有所成,承担族内重任,不曾想你竟如此短智……”蒙箪越说越气,竟然下意识就要举起拐杖抽打跟前的孙儿。

见此,长老蒙荐连忙劝阻道:“宗主,少子年幼无知,不知此事其中利害,然事已至此,宗主就算重惩于他亦于事无补,不如尽快将其送回,弥补……”

话音未落,就听蒙达用一种委屈的声音叫嚷道:“我不想回去!”

长老蒙荐被打断了话,还未露出不悦之色,然而宗主蒙箪却勃然大怒,当即高举拐杖,眼看着即将重重落在,抽打在其孙的背脊上。

见此,蒙荐再次劝阻,同时一个劲地给躬身站在一旁的蒙鹜使眼色。

蒙鹜会意,小心翼翼地开口道:“父亲息怒,达儿少不更事,虽有不足之处,但终归……终归是兄长唯一的子嗣,望父亲宽恕他吧……”

听闻此言,蒙箪脸上怒色一滞,高举着拐杖,面色变颜变色。

他显然是想起了不幸战死沙场的长子蒙鷔。

良久,蒙箪黯然长叹一声,徐徐放下手中的拐杖,神色复杂注视着面前瑟瑟发抖的嫡孙蒙达。

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令蒙箪这位蒙氏的宗主如此震怒呢?

其实这件事说小不小,说大也不大,只是事关一位人称「庄子」的宋国大贤。

原来,蒙箪希望嫡孙蒙达能成为那位大贤的弟子,但考虑庄子从不轻易收徒,因此在两年前,蒙箪便亲自将蒙达送到庄子隐居的庄园,叫此子以仆从的身份去侍奉庄子,希望有朝一日能被庄子看中,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