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四章:我父亲只能靠你了!

“我回来了。”

高木尚仁回到孤儿院后,并没有闷闷不乐,他不喜欢把工作上的不开心带回家,也不喜欢家里人不开心。

“稚女?”

因为没有蛇岐稚女的回应,高木尚仁又喊了一遍。

这时,小南从卫生间走出来,并说道:“高木医生,稚女阿姨出门买菜还没回来。”

“哦...”

高木尚仁看着小南,仿佛看到了那个打着唇钉的冷酷女忍者,那个异世界里的小南简直就像是个杀戮天使一般。

当然了,现在的小南也可爱的像个天使呢。

“高木医生?”

小南见高木尚仁一直听着她,有些不解地歪头道:“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

“不,只是想起一些事而已。”

高木尚仁微微一笑,随后朝着办公室走去,幻术中的小南已经死了。

死因是肺结核,连抵抗的力量都没有就在咳嗽中死去。

所以高木尚仁看到小南后心里有些难受,明明他自己也知道那只是个幻术世界,应该很容易走出来才对。

可是...他实在无法原谅自己。

要知道‘因为实验意外的产物所导致的世界毁灭’和‘刻意地利用实验意外产物所导致的世界毁灭’是两个概念。

高木尚仁就是握着一把刀的人,这把‘刀’可以隐藏起来,也可以毁灭世界。

然后,他拿来毁灭世界了。

虽然那个世界是假的,可是...可是...

“为什么那么真实?”

高木尚仁坐在办公室的椅子上,脑海里回忆着自己在那个世界的一幕幕场景。

当漩涡鸣人勉强站起握着螺旋丸想要砸在自己脸上,却因为身体乏力摔倒在他面前的时候。

当长门因为二次患病而活生生病死在自己面前的时候。

高木尚仁都无比后悔自己为什么要做那种事,明明他是连一个孩子咳嗽一下都会关心地问‘是不是感冒了?’的人呀!

“这种感觉真的让人难受,明明知道幻术的作用就是影响他人的判断能力,可是为什么我还是走不出来。”

不过高木尚仁很值得自傲了,他可是唯一一个不借助他人的力量,也没有击败施术者,却成功地逃出限定月读的人。

即便是无限月读也困不住他。

最后高木尚仁只能想到两个字。

【原则。】

“有些原则...自己果然怎么都丢不掉吗?”

高木尚仁长长地叹息,自己前世过的太规规矩矩了,以至于有些原则很难突破。

就好像他的脑袋没有长在下半身,不会随便一个女人发情;不是圣母,但却不想随意杀人;不忍看着病人在自己面前却无人照顾;不允许任何一个人侮辱医生这个行业。

但是现在原则冲突了。

随意杀人=侮辱医生行业=不能继续当医生=不能救人。

可以放任迈特戴死去也同样违背了原则。

“有时候我真的希望自己能够无耻一些。”

高木尚仁仰望着天花板,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他已经为了蛇岐稚女而破了一次原则,再为迈特戴破一次原则?

这才是他最为难的地方。

至于手术失败所造成的名誉损失?开玩笑,高木尚仁在乎那种东西吗?

名誉和性命比起来,高木尚仁选择也是选择性命好吧,只是现在的他,可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