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十三章倾决溟天,雪龙压顶

她几步上去,一把撕开他面上的人皮面具,犹如雷击。

当年是她葬到这里的,那时她可以肯定绝对不会错,可是现在这里的人分明不是他,怎么可能?

这里没人知道,她也不再踏足。六年,她早就把心封了,若不是秦琳那句话她是不会追查下去的。

六年,她早就不是那个纳兰邪羽了。言笑晏晏,自傲,这些都随着时间和沐倾决一起埋没了。

可是沐倾决是假的,当年的一切都是假的!!!

帝溟天看着她呆呆地看着那具尸体,疼的心都揪起来了,像是破了个口子一样。

你,也会怕吗?

“阿羽,你在害怕什么?”

阿羽,阿羽,是了,沐倾决一直都是唤她阿羽,这个称呼只有他和凤翔会喊。

这声低唤让她瞬间惊醒,秦琳的话一遍又一遍响起。

“姐姐可知道当年为何会有灭宫之灾,沐倾决原是皇子被兄弟追杀才会被你所救,自此栖身至邪宫。可是他是皇子又怎会甘心如此,于是两年之后引来他的兄弟杀他。”

“至邪宫几乎从江湖上消失,可是他却可以名正言顺地回到王宫了。”

回到王宫之后呢?拼了命的往上爬,从皇子到晋王直至如今的太子之尊。

“沐倾决!沐倾决!哈哈哈哈……”她笑着一遍遍重复这个名字,原来她错了,她错了!!!

男子暗红衣衫绝尘而来与之前的如雪白衣截然不同,

暗红色原来与当年的血迹如此相像。

“阿羽,我说过要做你的后盾,可我却让你六年孤独。”帝溟天上前抱紧她,眼底漫上痛色:“如今,我回来了,回来娶你。”

眼前像是被软烟罗做的纱窗遮了一样模糊不清,只有那暗红色深深地印在她眼里、脑子里,与记忆深处的血色渐渐重合。

她狠命眨着眼睛硬生生把将要掉下的泪逼回去,她的手紧抓着他的手臂,用力之大使指甲都嵌进他的肉里了。

可是,血滴在他的袍子上竟然没有一点色差。

“娶我,你拿什么娶我?”她笑容里结了厚厚的冰层:“拿六年前所有兄弟的尸体做聘礼,拿他们的血做合衾酒?”

“阿羽,当年……”

“当年?当年如何?现在又如何?”她蹭地站起来,语气急促,脸色发白:“当年你一无所有,任兄弟追杀,只能在我这儿做个小小护法,管着十几号人;现在你贵为一国太子,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是傲天的战神,千军万马等你号令,是吗?”

帝溟天脸色也白了又白,这件事,他无话可说。

“呵”纳兰邪羽忍不住冷笑:“那你还回来做什么?娶我?我答应的是一个死人,不是你一国储君!”

她一掌劈向那具尸体,紫色的灵力火焰瞬间将其烧了个一干二净,“沐倾决,不,你一直都是帝溟天,你不是他。”

帝溟天眼里全是那把跳动的紫火,似乎那三年就那样也被她烧的一干二净,他一把抓住抽身离去的她,固执地问:“你只凭自己猜想,就不听听我的解释?”

“阮君已经调查的很清楚了,没有必要。”纳兰邪羽脚步一顿,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