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彼时之忆

微弱的火苗亮起。

西蒙努力地使自己颤抖的手平静下来,从衣兜里摸出一包皱巴巴的香烟,点起火,狠狠地吸着香烟,直到胸腔里充满了呛人辛辣的烟雾。

打火机的焰火勉强驱散了寒夜一丝阴冷,却怎么也无法给人哪怕一点点地慰藉。

“这头畜牲终于死透了。”随即又是一声靴子踢着皮肉的闷响,接二连三地响个不停。山丘中枯败腐朽的老树虽然被凄厉夜风撕扯地痛嚎难耐,但异常默契地给人的愤恨发泄腾出了位置。所以隔着很远,那些早已适应了严酷考验的猎手们,沉默地抬起了滴血的下颌。

你死,我亡。

“彼特,够了!”另一道声音传来,顺着火焰摇曳的方向,一个高大魁梧的黑影三步并做两步地跨来,满脸雄狮般贲起的须发似乎犹自滴着什么液体,此情此景,很容易令人联想到不好的一面上去。

“我说了,够了!”大汉钻进光芒里,捏住了少年的后脖颈,竟是直接拎鸡般扔到一边,低声呵斥道:“日落了!想活着就老实些!”

一旦涉及到命,保管谁都会老实起来。

“我去割些畜牲的脂肪,你就在附近收集一些树枝,点起篝火,山脉怪物怕火。”大汉舔了舔干涸的嘴唇,吐出口黑血来,骂道:“该死的,今天晚上没有办法再走了,希望熊怪皮毛的臭味能坚持一晚上,吓走那些个婊子养的。”

大汉解下腰间的剔骨刀,蹲在西蒙身边,顺着熊怪伤口费力地割裂出更大的口子,也不顾什么腥臭血腥,拽出大块大块的皮下组织丢到一边,不顾黑血溅满皮衣,血淋淋地捏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