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我为鱼肉

第一章我为鱼肉

很冷。

张轩没有其他的感觉,只有一个感觉,就是冷。

天气好像从夏季一下子迈入深秋。

而且让张轩从大都市之中,忽然来到群山环绕之地。所见唯有衰草连天,别无他物。

张轩呵着白汽,裸露在外面的皮肤都泛起了鸡皮疙瘩。不住的用手搓着,不住的踱步跺脚,才能感受到一丝温度。

他身上的装束破破烂烂,勉强能看出来上裳下裤,束发右衽。如果不是他发现自己身体上的一些记号还在,张轩几乎不敢相信自己还是自己。

“这里到底什么地方?”张轩手搭凉棚看向太阳。

他即便是能分清楚东西南北,也找不到一条像样的路。

“哗啦啦”,水声从远处传来。张轩跌跌撞撞的向水声处走去,希望能找到人烟。

“叮叮当当。”清脆的铃铛之声遥遥的传来。

“有人。”张轩瞬息想到,他向远处看过去,却发现了在树木山石之间,恍惚有一匹马儿的身影。

张轩大喜过望,迈开大腿,大步跑去。一边跑一边大声喊道:“有人吗?有人吗?”

一股得救的喜悦充斥在他心中,当他绕过一块等人高的大石头。眼前豁然开朗。一时间惊吓具至,让他反应不过来。

他眼前的几个人,身上都穿着破破烂烂的,身上到处缠着一些布头,好像将很多破布缠在身上一样。

而且他们都梳着长长的发髻,手上身边有一柄柄长刀,这些刀都好像是黝黑的铁片一样,只剩下刀锋处有一抹亮光。张轩还没有思考眼前这一切代表什么的时候。只觉得身子一顿,脚下被什么东西一拌。整个人就飞了起来。重重的砸在地面之上。张轩还没有来得及喊疼,就感受到一股血腥之味扑鼻而来。并不是张轩流血了,而是张轩闻到了架在他脖子上这把刀上面的血腥味。

这是一把很破的刀,刀锋上面如同锯齿一样,刀柄缝隙之中,还有一些黑色污渍,不过张轩的鼻子告诉他,这并不是什么污渍,而是干涸的血迹。

两个穿得好像是乞丐的人,一个人按住张轩,一个人用长刀压在张轩的脖子上。

张轩从来没有让人用刀架在脖子上。一时间惊慌失措,用变了调的声音,说道:“饶命。饶命。”

人在情急之下,会说出自己最熟悉的乡音。

张轩也露出了河南话的底子。

“你是河南人?”本来要砍下的长刀忽然停了下来。

“俺是河南人,俺是河南人。”张轩一瞬间好像抓住了救命稻草。刻意用河南口音大声说道。

此刻张轩才看清楚周遭。

这里有好几匹马。还有五六个人。

为首的一个人正是坐在小溪边的大汉,他身上裹着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抢过来的皮袄,上面有一层层洗不下的黑泥。脸上络腮胡子将他的嘴都挡住了,连喝水都不大方便。此刻他按着胡子,拿着竹筒正喝着水,说道:“你是怎么来到这的?”

浓厚的乡音。

正是河南话。

张轩脖子上刀微微一松,让张轩有一点呼吸的余地。

张轩能听到自己心脏扑通扑通的跳跃之声。

“这绝对不是现代。”张轩大脑在急速旋转之中,之前他已经有过这样的猜想。不过那时候他心中还有一个万一的想法,只是见到这些人,张轩连最后一丝万一的念头都打消了。

但是说什么?告诉他自己是未来穿越过来的,他们会并不会觉得自己在耍他们一刀砍了。

唯今之际,只有说他们相信的话。

但是说什么啊?

张轩对现在是哪个时代都不了解。编都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来编。

他唯一能依靠的就是乡情了。

在现代老乡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