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成都城中

第四十章成都城中

张轩与枢密院商议一番,立即派人将消息传递给曹宗瑜,让曹宗瑜自己决断。张轩还督促郑廉,派人去与吴三桂联系。

不管怎么说,先动摇一下吴三桂与清廷之间的关系再说。

成都城下。

成都是一座古城。

明代加以修建,本来就是一座坚城。而吴三桂决定将成都当成老巢的时候,又加以扩建,可以说,吴三桂从四川收刮的钱财,大部分都投入这成都城上了。

成都城墙周长二十余里,有四个城门,四个城门都有月城。城墙之上遍布火炮。城墙之上,有各式各样的城楼。

城墙高五丈,与开封城墙相差不大。

即便是李定国调来不少火炮,用以轰击城墙,想要破城一时间也办不成的。

李定国一边将大军在成都城外驻扎,以围三缺一的办法,将成都城给围起来。

吴三桂自然不甘心坐守,派出骑兵多次冲击夏军阵势。

不过,夏军步阵在火器的护卫之下,严实的很,吴三桂的关宁铁骑踹之不动。

这一日,有人单骑从夏军营地之中出来,被人从用吊篮提上了成都城,来见吴三桂。

这人见了吴三桂,行礼说:“拜见吴少将军。”

吴三桂一听见熟悉的乡音,而且吴少将军这个称呼,已经很长时间没有人在这么称呼他了。

“你是辽东人。”吴三桂问道。

“小的姓曹,是铁岭人。”这个使臣说道。

吴三桂说道:“君乃辽东人,为何效力于南朝?”

曹使臣说道:“今上胸怀天下,当为中国之主,四海无不臣服,我虽为辽人,亦为汉人,老奴在辽东犯下累累血债,我虽不孝,也不敢为仇人效力,使得祖先蒙羞于地下。”

吴三桂尚为说话,他身边就有人大声呵斥道:“大胆。”

这话似乎是含沙射影说得是就是吴三桂麾下的关宁铁骑。

吴三桂一摆手,让左右后退,说道:“说吧,你们皇帝带给我什么话?”

曹使臣说道:“将军可知道,北京如何救援将军,伪郑王带十八万大军南下,却不是来四川,而是去南阳,欲先下南阳,再破襄阳,然后来救四川。”

吴三桂听了,眼睛中瞳孔微微一缩,随即就恢复正常了。

但是吴三桂身边的人,却没有这么好的修养,一个个大惊失色,有人失声道:“这可是真的?”

他们都是打老仗的人,别的或许不清楚,但是仗能不能打下去,却是一目了然,襄阳城的坚固,两次襄阳大战的凶险,他们又怎么不知道啊?

而今成都看似稳如泰山。

只不过是李定国正在继续力量,还没有开始正式攻城而已。就如同密云不雨,蓄而不发。一旦李定国决心攻城,必然是排山倒海之势。

到时候,恐怕襄阳还没有打下来,成都就先守不住了。

“自然是真的。”曹使臣回答吴三桂左右的问题,目光却一直停留在吴三桂身上,说道:“而今大军也没有封锁内外交通,诸位如果不信,不妨等一等。”

吴三桂说道:“不用说了,南朝皇帝就是让你告诉我这些的吗?”

“非也。”曹使臣说道:“外臣只是要让将军知道东虏的真面目而已,东虏对将军猜忌深矣。宁可失四川,也不愿意救将军。”

“将军乃海内名将,少时就名扬天下,谁人不知道,将军忠孝两全。崇祯帝寄将军之望深矣,惜哉,天崩地坼,海内无主,将军率数万之众,无所依从,不得已投奔仇人。想那东虏是怎么兴起,就是我辽人血肉铺成的。”

“将军麾下辽东子弟,那一个与东虏无仇,东虏之中,多尔衮或可称人杰,有容人之量。但是多尔衮自己也落得鞭尸的下场。”

“将军自诩,功与多尔衮孰高,多尔衮之功,称皇帝不为过也。亲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