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称呼

“你刚刚生气应该不止因为那个姑娘偷了咱们东西吧,”崔筠长公主今日又要适当卖卖智商了,“是不是还怪我走小路,非要让你救人,然后还在此留宿,最终耽误你和郑翰大队伍集合啊?”

肖步生气一是因为那个野妇,二是因为赵希,他本来以为自己没有这些小心思,现在一想,倒觉得自己真的也因为崔筠说的生气,且绝口否认:“没有。”

“你那是不敢,”崔筠长公主戳了一下肖步的胳膊肘,说,“你是臣子,我是主子。”

“嗯,”肖步莫名其妙觉得心中雨过天晴,深沉的两旁露出几丝洒脱,“对,就是这样。”

移王说是要去找野果子,结果带回来一捆草,像个老宝宝,笑眯眯在崔筠长公主面前邀功:“这个可以吃的。”

“不可以!”肖步和崔筠同时摇摇头,坚决道。

移王根本不认识什么可吃的植物,是因为昨晚唠叨长公主心存歉意,就硬着头皮入山觅食,途中见着一只野兔子对这个草爱不释口,于是便采回来。

“您也不用灰心,”崔筠长公主抬头望望天际,说,“再过一个时辰,就有吃的了。”

崔筠长公主思索过一个尴尬的、和谋略无关的问题,那就是不知叫移王什么好,移王按理说是自己的继父,应该叫声阿爹的,可毕竟又不是亲生;那要是叫移王又太不尊重长辈。还有肖步,若直接叫他名字呢,又显得俩人特亲昵,要是叫肖大哥呢,他又的的确确上了三十大龄了,若往上叫声叔叔的话……正好!

移王也知氛围尴尬,便主动说:“长公主,您若不嫌弃臣位卑,可直接叫我伯伯。”

“‘伯伯’好。伯伯好!”崔筠长公主心口一致认为这样叫也挺好的。

崔筠转身向肖步又深鞠一躬,道:“叔叔好!”

肖步眉头一皱,发现事情并不简单:“末将,长得不显老吧?”

“不老啊。”借着清晨的第一抹阳光,肖步的睫毛像蝴蝶一样,鼻子挺直如山,眉宇之间是一股傲气,他的眼睛最漂亮,是波澜不惊的湖。

肖步又说:“末将二十又三,正是少年。”

崔筠长公主笑了笑,心想这人撒谎的时候竟然是一副一本正经、正义凛然的样子:“肖大哥,移伯伯,此地不宜久留,咱们这就撤吧,还有,以后直呼我为‘崔筠’即可,长公主这顶高帽子,出了白烨城,就摘掉吧。”

崔筠长公主带着二人左弯右绕,果然不久后便于一山阙口处望见不远的驿站。

“筠儿对此路为何如此熟悉?”移王好奇长公主小时候养在皇宫,怎么会对白烨城外的荒山野岭如此熟悉。

“小时候想尽办法溜出来玩,一不小心跑远了。”崔筠长公主回答得轻描淡写。

“是啊,”肖步在一旁补充,“还跑去静州做了一件伟业。”

崔筠长公主不想再听肖步说话了,要不是看在他是皇子的份上,可能一脚把他踹下小山坡。静州就像一把刀,插在六岁的自己身上,日积月累的,还会觉得疼。

移王知道崔筠长公主是因为静州一事被禁灵山的,于是拉过肖步,眼神里含有威胁,说:“你不过是一个小使者,说话做事该有分寸。”

肖步从熙乐姑姑那里了解过移王这个人,首要则是功夫了得,他在此之前虽看不出现在的移王有什么过人之处,可是刚刚那段眼神,却是足以使人惊魂,只是自己也不是泛泛之徒,在心理对弈上,俩人旗鼓相当。

移王看着是个步履踉跄的老老头,可是一呼一吸均有节奏,肖步亲眼看着移王步子踏空将要落在地上,可是一眨眼间又完好无损的站起来,仿佛方才什么也没有发生。

高手,深藏不露。

三人前前后后走到官驿,见前庭院内一片狼藉,崔筠便猜到是小环和郑翰先到一步了,按理说不该早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