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别院

陈芷的别庄就在此处,庄子里有自己的温泉,便是春日在这里也是惬意地很。

“去年的收成不错。”陈芷接过贴身丫鬟素宛递来的茶,呷了一口,“这是姑祖母送来的茶?”

“是。”素宛快手快脚地收拾陈芷刚刚看的账本,“这是新贡的茶,说来太皇太后最疼县主了。”

茶确实是新贡的,却不是顶级的茶。陈芷的姑祖母太皇太后钟氏出身高门,入宫就是皇后,吃穿用度无一不是顶顶好的。陈芷作为钟氏兄长唯一的外孙女,最得钟氏的疼爱,怎么会送来一些次等的茶叶。

“听闻附近庄子的租子都涨了?”陈芷放下茶盅,换了一个话题。

“是。咱们附近的庄子,定国公张家涨了一成,离的远些的黎家也涨了一成。咱们近前的韩家涨了三成。”

“三成!”陈芷惊讶道,“他们家之前的租子不就是六成,如今涨了三成,这是要逼死人啊!”

尽管近前无人,素宛还是凑近陈芷悄声道:“他们家有些佃户和咱们的佃户沾亲带故,说这日子没法过了。收九成的租子也就罢了,还让庄子里的人养锦鸡,说是要给太后的寿辰增添祥瑞。”

陈芷失笑道:“那要添多少祥瑞?”

“说是两个祥瑞。不过要各家各户都拿出一只,拿出毛色鲜亮又肥壮的两只呈给太后。谁家的锦鸡选上了,租子还跟往年一样。听说韩家的佃户现在都把锦鸡当做祖宗一般伺候。”素宛恼怒道,“韩家这般富贵,怎么还如此盘剥佃户,也不怕遭报应。”

“韩家的富贵是出自太后,自然要好好侍奉太后。韩氏底蕴不够,又尝到了用女儿换取富贵的好处,如何还能静下心来苦读诗书,博一个前程。他们只要能联姻就行。”陈芷话说得刻薄,也是事实。

韩家本就是一贫户,韩太后幼年入宫,服侍先帝仁宗皇帝,得到仁宗的宠爱,肚子又争气,生了三子一女。而仁宗与原配杨皇后的关系不好,杨皇后的父亲杨国公权倾朝野,杨皇后生有嫡长子,哪里会将一个宫女出身的妃子看在眼里,这一疏忽便是杨国公满门的性命。杨皇后绝望自缢,大皇子被封为了恭王,去了西北贫瘠之处就藩。而韩太后被封为皇后,韩太后所出长子被立为太子,韩家扶摇直上,成为了大夏的顶级豪门,竟让不少文臣武将折了腰。

“韩家的事我们不要理也不用管,既然所有人都涨了租子,我们也涨一成吧!”不要太特立独行。

“是,奴婢这就下去安排。”

“县主。”陈芷的另一个大丫鬟素心掀帘进来,附在陈芷的耳朵旁禀告道,“杜内侍来了,乔装成百姓悄悄来了,奴婢把他带到了县主的药房。”

陈芷的心提了起来,这个时候杜内侍怎么会来

“没有旁人看见吧?”

素心摇摇头道:“奴婢很心,应该没有旁人看到。

”那就好。“陈芷吩咐道,”素心,你先去药房守着,莫要让人靠近药房。素宛将我的面纱拿过来,服侍我更衣,一切如常就好。“

一盏茶后,陈芷就到了药房见了杜内侍。杜内侍三十多岁,面白无须,身材微胖,见了陈芷行了标准的宫礼。

”公公快请起,可是姑祖母有什么吩咐。“

杜内侍看了看素宛和素心。

陈芷会意,打发二人出去看着。

杜内侍这才回答道:”太皇太后让奴婢将这个亲手交到县主手上。“说着,将外衣脱了,中衣的夹层中出去了一样东西。

杜内侍恭敬地递给陈芷,告罪道:”奴婢失礼了,请县主恕罪。“

陈芷双手捧着杜内侍递来的东西,惊道:”这是,这是!“

杜内侍笑道:”县主没有看错,这是太皇太后的懿旨。“

懿旨的内容很简单,就是今上不孝,软禁了太皇太后,太皇太后密旨恭王救驾。

”姑祖母被软禁了,她老人家没事吧?“陈芷紧张道。

”县主放心,太皇太后无碍,不过是行动受了限制。“杜内侍道,”所幸韩氏和陛下不敢做的太明显,除了奴婢师傅,其他的人也未受限制。“杜内侍的师傅杜海是太皇太后宫中的总管,从太皇太后入宫的时候就服侍了,是太皇太后的心腹。

尽管杜内侍说得云淡风轻,陈芷哪里不知里面的惊心动魄。

如今陈芷也不过是个过气的县主,又与夫家不睦,只能恨恨道:”真是畜生不如。

复又问道:“如今朝中形势如何,恭王打到哪里了,我如何能将此物交给恭王?”

“恭王已经将牢门关打下了,听闻先锋军已经到了京城,国丈领兵出城迎战,还不知形势如何。奴婢私心看着,陛下愈发急躁了。太皇太后让县主在这里安生呆着,若是有机会,将此物交给恭王。若是没有机会就罢了。”

陈芷明白杜内侍未尽之意,想来今上败局已定,不过是时间长短的问题罢了,京城之中风云诡谲,难免波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