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二章 告急

“尤爱卿。”元宪帝直到苗内侍带着太子尤侧妃和燕王到了,才率先打破了平静,“你是五城兵马司指挥使,如今京中流言乱起,你可知道。”

“回陛下,臣不知。”尤大人不光是尤侧妃与尤二之父,也是五城兵马司的指挥使。上一任指挥使是徐将军,在上元节刺杀之后,被元宪帝罢了官职,之后就是尤大人上位了。

“尤大人,孤记得孤与你说过,这些日子有了一些关于孤王妃的流言,还请你召集人手帮孤找出这破坏王妃流言之人。”周奕眉目冷凝地道,“谁知,原来带头传流言之人就是大人之子。”

“殿下,臣之子酒后胡言乱语是他之过,但他自幼胆小绝对不敢说王妃娘娘的是非。”尤大人据理力争道,“哪怕臣之子有过,殿下打他半死已经是够了,为何还将他送到顺天府大牢里,不许人医治,这不是要他的命吗?”

说着,尤大人跪下对元宪帝拱手道:“陛下,臣子挨打事情虽小,但齐王殿下仗着身份高贵,不把朝臣放在眼中,肆意凌辱,臣实在不能忍。五城兵马司是陛下的安定京城维护秩序之所在,而不是为齐王殿下任意驱使的鹰犬。”说完,头重重的磕在地上。

满堂侧目,尤大人此话实在诛心,就连元宪帝也抬头看着周奕。

周奕立刻跪下道:“陛下,臣应五城兵马司的差事全是陛下的恩典。臣自知是宗室,读书不多,也不懂兵法韬略,不过会几招功夫。五城兵马司中间的事情,臣一概不问,皆由尤大人主理,但是此次流言涉及的是臣的妻子,臣身为人夫,理应为妻子讨回公道。”

周奕与尤大人之间的嫌隙由来已久。

在最开始平凉的时候,尤大人的弟弟与陈茝一起去凉州,结果尤大人的弟弟埋骨平凉,而陈茝却活着回来了,还去了湖广。尤大人与弟弟感情甚好,二人一同辅佐元宪帝。结果元宪帝登基了,好日子眼看着就开始了,弟弟就死了。

令尤大人气愤的是,弟弟没有死在沙场之上,死在了杀手的暗杀中,尤大人去了平凉几次,又找了陈茝,都不知道杀死弟弟的凶手是谁,几次心潮起伏,尤大人竟然把怨气集中在了陈茝身上。

可惜陈茝如今已经离京了,而周奕作为陈茝的妹夫,又与尤大人共事,尤大人身份不及他,却不妨碍他时不时扔几个小绊子出来。而周奕也十分精明,看出了尤大人的心思,来而不往非礼也,直接报复了回去。

这次陈芷的流言,周奕去查,尤大人就在旁边推波助澜,还回家说给夫人和儿子听。尤夫人之前也见过陈芷,而尤二的姐姐尤良娣一向也不喜欢陈芷,所以尤二知道得就多了,也就随口说给别人听。

“陛下,此事不光与齐王妃有关系,也与臣有关。臣与齐王妃之间清清白白,日月可鉴,还请陛下明察。”此事的另一个主角是姜临渊,他也不愿意牵涉上这些,“而臣这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