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九章 :紫藤叶落藏幽洞——黑衣相斗

形居然也如同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般。

白展图惊呆了,他在怀疑自己是不是眼睛花了,面前才会出现了两个长老。

窗外的墨逸霄也愣住了,两个看起来一模一样的人影站在窗户里,就如看到一个人在照镜子一般。

僵持了一会儿,第二个黑衣人伸手抓向第一个黑衣人的面具。第一个黑衣人闪身躲开,也已同样的招数抓向了第一个人的面具。第二个黑衣人向下一滑,伸腿去勾另一人的脚踝骨。一勾不中,刚站住身形,第一个黑衣人竟然也伸腿去勾对方的脚踝。两人时攻时闪,已斗在里一起。

屋子本来不怎么宽敞,两个人动手便难免会打得房塌床倒,桌椅连飞。可奇怪的是,这两个人竟然没有碰到任何东西,而且两个人谁也没碰到谁。这两人在屋中交手,除了衣襟带风的声音之外,没发出其他半点声音。

十几个回合后,两条人影终于对上了掌。双掌相击,发出的声音低而沉闷。只见,两条人影乍聚又分,其中一条黑影被击得直飞出窗外。另一个,也倒退了两步,方才站稳身形。

白展图站在凳子旁,看着这两个人,脸上也一片茫然。他已分不清哪个是真,哪个是假。甚至已不知道哪个是第一个进了的黑影人,哪个是后跃进窗的那个。只见,跌到院中的那个黑衣人,刚一落地,就飞身上了屋檐,立刻不见踪影。他面前,只剩下另一个黑衣人。

“你……你是真正的右长老?”

黑衣人冷笑道:“弑神帮的长老之位,强者居之。他若能胜过我,他就是真正的右长老。”他的声音与刚才的黑衣人说话的声音一般不二,难道他是第一个跃进窗内的人?

墨逸霄已不在房檐之上,他追着跃上房的黑衣人出了白云山庄。他知道,这个黑衣人才是那第一个黑衣人。而且,这人平平飘过五丈穿堂的身法,十分眼熟却略显呆滞,好像已经受了很重的内伤。

黑衣人出了院前便向东穿进了树林。白云山庄上山的路只有一条,除这条路外,荆棘丛生的悬崖峭壁,就变成了山庄的天然屏障。这人就没有走那唯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