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章 :灯火飘碧美人逝——悠悠子心

得墨雨轩和墨逸霄两人真气续命,子衿又可吐气说话。她扭过头向墨逸霄道:“墨大哥,是我冲到你剑下的,怪不得你。你不必再为我消耗内力。我大限已至,徒耗你们的内功,也是于事无补。我想……想与雨轩再单独待一会儿,行吗?”

墨逸霄心知,自己一旦撤掌,子衿便随时有性命之危。眼见她已是命在顷刻,多活一刻少活一刻也无甚差别,倒不如便随了她的心愿。当下,站起身向一旁走开了几步,到蜡烛旁,用火折子再次将其点燃。大殿中霎时间,又有了光亮。

子衿伸指抚过,墨雨轩在那白玉般的脸上,立时染上了一抹殷红。她的目光柔得如两泓秋水:“雨轩,我……我是不能陪你去看荷花了……”

墨雨轩柔声道:“今年荷花虽败,还有来年。等你养好了伤,正好随我去昆仑赏雪。开春后,我再带你去西子湖上看杨花……”说到此处,喉头哽咽,再说不下去。

子衿勉强笑了笑,目光落在了自己的手上:“你又骗我。我……我杀了许多不该杀的人,手上染的血腥已太多,得此下场,也……也是,罪有应得……”此时,她的手上确实满是鲜血。这些鲜血,是她自己的。

“别再说了,你杀的都是该杀之人,他们才是真的罪有应得。你……你又怎会有错……”墨雨轩抓住了子衿的双手。两滴泪滴在了子衿渐渐冰冷的手上,墨雨轩的泪已落了下来。

子衿用尽所有的力气睁着眼睛,似要将墨雨轩的样子深深刻与心间,带去黄泉。那双深邃的妙目中,没有泪,只有千丝万缕的柔情:“我这一辈子……最开心的事情,便是遇到你……死生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最后那“偕老”两个字终是未能说出,眼帘缓缓垂下,粉颈一歪,香消玉损,嘴边还带着笑容……

紧抱着子衿的尸身,墨雨轩心痛余碎。他强忍悲伤,不愿放声大哭,只觉胸口一阵发热,喉咙发腥,张口呕出一大口鲜血,身子晃了两晃,险些晕去。他暗自运气,强压心火,却又是一口鲜血喷出。

墨逸霄内功深厚,站在远处,仍是将雨轩和子衿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