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被砸回了一年前

“我说师傅,您上点儿心成不?这可是你的嫡亲弟子诶!”

一个身着七彩琉璃锦衣的女子手中拿着一枚花瓣状的血玉无奈扶额,看着眼前这个毫无神女样子的师傅,简直想要吐出一口老血。自从师傅无意间看了地球上的几部动漫之后,简直就是……一入腐门深似海,神女从此变神经啊!

“紫鸢啊~你要知道,就是因为是我嫡亲的弟子,我才叫你去砸的啊!要知道,当初师傅就是这样把你砸出来的!”

“师傅,能不提这事儿么。”

凤紫鸢握拳,有种想打人的冲动。

“而且,师傅我啊,最近运气都用完了,万一手黑给砸出个男弟子怎么办?”

“可咱们师门又不是专收女弟子,有个小师弟也是不错的啊!”

“紫鸢啊,且不说,你家司徒锦那只大醋缸子,就连师傅我也迈不过心中那道坎儿啊。”

凤紫鸢自动忽略了前半句,疑惑的问道,

“您心中还有什么坎儿过不去的?”

“你想啊,要是砸出个男弟子,那他的终生大事我得多愁啊,我得先把自己的弟子掰弯,然后再把弟子看对眼的男人给掰弯,那得多麻烦啊!”

“#¥……%¥&@¥%……”

黑了脸的凤紫鸢猛然转身,愤愤的将手中殷红的血玉狠狠的往下一丢,只见一阵血红色的光华闪过,隐入了尘世中一女子的体内。风云变幻,虚空破开,本应在尘世中的女子消失的无隐无踪。

“嘿嘿,不错不错,好歹是个女的,信息呢?”

听到身后传来师傅的声音,凤紫鸢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还以为你真的不关心呢,口是心非的家伙。

“夙瑾,性别女,19岁,其他信息不详。不过,师傅啊,小师妹穿越的地方貌似没什么灵气啊。”

“她有她自己的轨迹……她所在的世界跟你完全不同,那个介子空间会让她生活的很好,其他的你就不要管了。”

听到自己师傅难得正经的说道,凤紫鸢立即领命。

“啊,啊,了了一桩大事了,以后没什么大事不要打扰我咯。Misaki,小兔森瑟,偶来鸟~~~~”

“……”

………………………………

“这个feel倍儿爽~~这个feel倍儿爽~~~爽爽爽……”

夙瑾艰难的抬起手臂,九阴白骨爪pia的一声拍在了手机上,关掉了魔性的手机铃声,凝滞的大脑开始缓缓的启动。

我……死了么?

周围一片宁静,没有腐臭的味道,虽然没有睁开眼,但脸上柔和的触感,以及洗衣液混合太阳晒后的清香,让她瞬间想到久违的被窝!

刷!

夙瑾猛地睁开眼,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照在她的脸上,微热,略刺眼。

夙瑾又赶紧闭上眼睛,而眼角却是沁出了泪水。

虽然只是一眼,但她已经确定这是她的寝室!她的房间!她的床!

一年了!在末世呆了整整一年了!本来已经毫无生念的她已经准备饿死自己了,谁知竟然回到了末日前??自己就好像是做了一个好长好长的噩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