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五章 买凶杀人的用意

清晨,内侍局总管被杀一事传遍了整个皇宫,皇上震怒,据说连夜召了百里拾花进宫,奈何作业的雨太大,就算留下什么痕迹,也已经被冲刷个干净……

内侍局总管虽然不是什么大人物,背后却和宫中各方势力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杀掉他其实并无好处,反而很多事情会因为他的死,而浮出水面再也藏不住了。

其中的厉害关系小皇帝明白,各股暗中涌动的势力也明白,那么他的死就成为许多人百思不得其解的问题。

果然,半夜发现的尸体,到了第二天的傍晚,他的私人物件和修书信件都被翻了出来,所有关系暧昧恰有牵连的,都被小皇帝宣到了御书房,准备私下处置。

百里拾花作为杀人者,起先他也并不明白买凶者的意图,可是看到御书房这幅景象,他便突然明白,心中对买凶者也有了底……

不得不说,这个内侍局总管是个心思缜密之人,即使搜到了许多暧昧不清的书信,但是也并没有直接的罪证,指明这些人就有不臣之心,但是小皇帝到底年少,血气方刚,即使有想要治理好这个国家心,可是实际的做法却有些差强人意。

“几位都是往日里处处与朕作对的重臣!你们不觉得今天你们都跪在这里太巧了么?”

小皇帝努力压制着心中的怒火,紧握的拳头却怎么也松不下来,几人见状面面相觑,都默不作声,这一举动更是激怒了聂良靖,正欲发作,站在一旁的百里拾支起了眼皮,伸手压住了小皇帝的手,朝着他摇了摇头。

见到少年的眼神,聂良靖愤怒的扫了一眼下跪的五人,努力的压制着心中的怒火:“你们都不说话,就连解释的机会也不想要,看来几位大人是明白,今日你们逃不掉了是么?所以打算…欣然赴死?”

此言一出,几人都跪不住了,神色开始慌张起来:“皇上,臣等只是私下和陈总管交好而已,哪里敢有不臣之心啊,还望皇上您明鉴,不要误会了臣等的一片赤胆忠心啊!”

“是呀,尚书大人所言极是啊,臣等都是被冤枉的,还望皇上您明察,还臣等一个清白啊!”

“求皇上明察!”

几人言之凿凿,异口同声要求小皇帝明察,不过就是心中明白,陈总管为人谨慎,绝不会把太过危险的东西留下,小皇帝把他们召到这里也是因为证据不足,不敢直接定罪,只要他们表忠心抵死不认,那也很难查起。

见到几人一副老谋深算的模样,聂良靖气的咬牙切齿,微眯的双眼好似恨不得要将几人生吞活剥了,过了许久,小皇帝反复翻看起搜出的修书和密函,指尖用力将书信捏成了一团,站起身来砸在了尚书大人的脸上!

“几个老不知羞的东西,别以为你们这样说,朕就不敢杀了你们!来人,把这几个老东西给我拖下去,先重打八十大板,能活下来的朕就不予追究!要是死了,那只能怪你们自己命不好!”

百里拾花微微皱眉,还没等底下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