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前夕过往

顾芳华脑海里一团乱麻,现在她该怎么办?

是告诉容凌哥哥,燕少洵会设计陷害他调戏丽嫔?失去太子之位?还是告诉皇帝舅舅,燕少洵不是他装出来那样孝顺恭恪?

不!最重要的是要告诉外祖母,千万不能去惠安寺!那里会有贼人!会要了外祖母的命!

一思及此,顾芳华豁然坐起,然后下床往外面跑去。

这一变故,唬得床前的几个大宫女呆滞几息,眼睁睁看着身穿单衣的顾芳华赤脚跑了出去。然后忙不迭又追上去,整个安静的清芷殿,一下热闹起来。

顾芳华这一路上奔跑,遇上的宫人个个目瞪口呆,“明珠郡主”刚刚出口,顾芳华就已经跑得看不见踪影。

等顾芳华一口气跑到慈宁宫,扶在殿外雕花紫檀门木棂上,看见外祖母还好好坐在宝座上同方嬷嬷说话,突然腿脚一软跪了下来。

这一耽搁,后面腿脚跑得快的绿菊追上来,扶住顾芳华。

喘着气道:“郡主,郡主!”

宝座上坐着的太后,早被惊动,由方嬷嬷扶着起身下座,往门口匆匆而来。嘴里急道:“珠珠儿,怎么了,我的珠珠儿?”

顾芳华握上外祖母保养良好,仍可见老态青筋脉络的手,泪如雨下:“外祖母!”

然后扑进外祖母的怀抱,抱着她温热的躯体,哭得声嘶力竭,凄惨无比:“外祖母,不要离开我,外祖母!我错了!我错了!”

这声声泣血,悲痛欲绝的哭喊,让曾经的铁血太后也红了眼眶。

祖孙两人搂在一起,哭得个天昏地暗,还是旁边的方嬷嬷劝道:“太后,郡主可是还没穿外裳,先去内殿吧?”

这才把这对祖孙扶去内殿,顾芳华被包在锦蚕被里,喝了一大碗姜汤后,这才抽抽噎噎止住这痛快一哭。

“我的珠珠儿,怎么回事?你们怎么伺候郡主的?竟然让她一个人赤着脚跑过来?”

丹竹她们几个跪了一地,只能低头请罪道:“奴婢该死!求太后恕罪。”

顾芳华忙求情道:“外祖母,别怪她们,是我做了个噩梦吓着了,这才跑过来的。我跑得快,外祖母又不是不知道。”

“你呀!都和你说过多少次,女儿家要贞静淑德,就你成天风风火火。”

太后一指头戳上顾芳华额间,慈爱的脸上满是熟悉的疼宠和无可奈何。那指上的温暖,细腻而有弹性,让顾芳华又红了眼睛,握住太后的手贴在自己脸上,还眷恋的摩挲着。

这样乖巧的珠珠儿,让太后一颗心都快化了。

想起昨天的训斥,心一软道:“你这猴头,不就是想去渭河玩?去就是,不过要多带点人,你要和小五去也行,让小六也一起。”

顾芳华听到这久远的称呼小五,脑海中刻意回避的那张脸,清晰的浮现在眼前。

“不,外祖母,我哪里都不去,我就在宫里陪你。”

太后只当她在矫情,刮刮她的鼻子笑道:“花朝节时,渭河边可好玩了。你不是早就想出去玩?宫外的东西小五熟,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