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归去来兮

黄泉望乡台上,顾芳华静静看着水影斑驳的无定河,里面水波荡漾,快速回演着她那短短二十载的一生。

儿时父母双亡,随后进宫生活,太后外祖母倾心疼爱,皇帝舅舅视为掌上明珠,再到后来定亲前太子燕容凌,最后嫁与五皇子燕少洵。

这一生荣华富贵过,几番生死过,临到死时身边的亲信已经尽数凋零殆尽,估计就是上路钱也没有人烧祭。

顾芳华嘴角噙着一丝悲凉正想着,几张泛黄的钱纸突然出现在脚下。

看来,还是有人惦记她。

算了,还是踏上奈何桥,喝下孟婆汤,前事今生俱忘消,后世来生重轮回。

正当顾芳华准备转身之际,无定河里突然出现了两道身影。

顾芳华定睛一看。

一道是燕少洵,哦!他现在已经是昭文帝。他携手白锦绣,登在高台上,百官朝拜正举行封后大典。

一道却是在一座破落宫殿中,荒草丛生的老树下石桌前,燕容凌执笔在画着什么。

佛说:人生得失一般多,盖棺定论算因果。

难道,最后还能在望乡台上看见他们,是因为燕少洵欠了她,而她却欠了燕容凌?

如今是没有办法了,如有来生,她定要讨了燕少洵欠她的债,还了她欠燕容凌的皇位。

顾芳华缓缓踏上奈何桥,正准备喝下孟婆汤,却没有注意身后的无定河泛起滔天巨浪,瞬间将她静静卷了进去。

******

洪正三十三年,四月初十。人间四月芳菲尽,皇宫奇花依旧开!

月华如水,风声摇曳。

顾芳华倏地睁开眼睛,蓦然从床上坐起。

冷汗打湿了头发,从鬓角缓缓淌下,眼角干涩模糊,浑身被火灼烧的痛感,寸寸凌迟着她的身躯,遍布每一个角落。痛得撕心裂肺,仿佛死也是一种解脱。

透过朦胧的视线,粉底绣兰花轻纱双重幔帐映入顾芳华眼底,再看旁边的金色坠珍珠帐钩,金黄色填金漆床柱。

依稀月色下,盖在身上的蜀锦衾,葱绿缎面上绣着小荷才露尖尖角,上面绣着歇息的金银线蜻蜓,充满了闺阁娇女的气息。

顾芳华急促喘着气,她明明已经死了,走过奈何桥,怎么会回到慈宁宫她幼时的寝宫清芷殿?

呆滞几息之后,顾芳华一把掀开蜀锦衾,赤着脚奔向南窗下的梳妆台。

镜中的少女,鹅蛋脸上一双柳眉弯弯,大大的杏眼里,幽黑的眼眸圆睁,苍白的脸色衬出妖艳的红唇。湿漉漉的眼珠惊惶的看着镜中的自己,颤抖着双手抚上如玉脸庞。

这是年少时鲜活的自己,还不是后来形容镐素麻木,整日呆在佛堂念经的自己。

顾芳华脑中晕晕沉沉,还没有弄清楚如今是何夕,门口传来一声轻响。

丹竹推门而入,看见顾芳华身穿单薄月牙白里衣,赤脚坐在梳妆台前,急道:“郡主!小心着凉!”

说着,赶紧将手里的托盘放下,然后拿起外衣快步披到顾芳华略微颤抖的肩上。

谁料顾芳华转身抓住她的手,紧紧握着急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