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恨之入骨

陆夫人一愕,随即更为恼怒:“如何能这样算了,难道我们陆家需要向沈家低头?明明是沈明洹太过分!况且你伤成这个样子,我怎么能不心疼,从小到大,你何曾受过这样的苦……”

这样说着,陆夫人的眼泪也流下来了。

虽然没有伤筋动骨,但是沈明洹却有办法狠狠教训他,所以大夫即便说陆行舟伤得不重,但他却疼痛难当。

尤其是那张俊朗的面孔,青一块紫一块,有种说不出的好笑。沈明洹以为沈妤最看中他这张脸,认为他用这张脸骗了沈妤,所以才往他脸上招呼。

虽然痛了些,不会毁容就是了。

陆行舟明白陆夫人对他的担忧,但此时他还是很心烦意乱,强自平静道:“母亲听我的就是,此时不宜声张。就此作罢,就当从未发生过。”

陆夫人用帕子擦了擦眼泪,“你这是什么意思,发生这么大的事为什么说算就算了?”

说着,她审视的目光望向长兴侯。

长兴侯怕她又胡搅蛮缠,赶紧道:“你看我做什么,又不是我逼着行舟做决定的,我是行舟的父亲,自然不会让他白白受苦的。”

陆夫人轻哼了一声,转而对陆行舟道:“难不成还有什么难言之隐?是沈明洹威胁你了?”

陆行舟抬手想碰一碰红肿的额头,又放了下来,“没有人威胁我。”

陆夫人急道:“那又是因为什么?”

陆行舟沉默了一会,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告知了两人。

陆夫人万万没想到事情的起因是陆行舟,他现在算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吗?若事情果真如此,那么就不是沈明洹有错在先了。不仅如此,若此事传了出去,对陆行舟的名声也有损。

可若是不找沈明洹算账,她又实在咽不下这口气。

长兴侯颇有些责怪的意思,道:“你一向谨言慎行,性子沉稳,怎么会当众议论宁安郡主?议论也就罢了,怎么偏偏被沈家的人听到了?行舟,你不是如此大意的人。”

陆行舟不知道该怨恨沈明洹还是该怨自己,他摇摇头道:“我也不知道怎么会被沈家人听去了,许是有人看到了我在春江阁,便悄悄跟了上去,偷听了我们的谈话。大抵是我喝多了酒,无意间说出了那番话……”

长兴侯冷声道:“以前你喝了酒,从来都是安安静静,可从未胡言乱语过!”

陆行舟向来意气风发,第一次表露除颓唐之色,他低声道:“是儿子的错。”

陆夫人看到儿子被责问,不乐意了。

“陆弘致,你口口声声关心儿子,可是现在你却在责问他。依我看,你根本就不心疼儿子,你关心的只有陆家的面子。”

“你——”长兴侯想反驳什么,终究只是叹了口气,“罢了,我不和你吵。”

陆夫人突然想起了什么,问道:“你为何去与人饮酒,又为何会喝醉?”

陆行舟道:“不过是许久未出府,想和朋友聚一聚,解解闷罢了。”

陆夫人笑容渐冷,“难道不是去借酒消愁吗?你还在怨我不让你娶沈妗是吗?”

知子莫若母,陆夫人一下子看透了陆行舟的心思。

陆行舟知道无法说谎,只是道:“儿子不敢。”

陆夫人虽然疼爱这个儿子,但是在婚姻大事上绝不会由着他的意愿来。

“我不管你怎么想的,但是我说过的话绝无更改,沈妗绝不可能成为陆家的世子夫人,你死了这条心罢。”说到此处,她眼神含着讽刺,瞥了长兴侯一眼,“沈家任何一个女儿都不可以。”

又来了又来了,她好像记恨上了太后。

长兴侯叹了一声,“这种时候你说这些做什么,还嫌不够乱吗?”

“我只是想给某些人提个醒罢了。”

长兴侯不欲和她争辩,道:“就算我们找上了沈家,沈家人也说我们无理在先,而且闹大了还会影响两家的名声。”

陆夫人还是不甘心:“即便是行舟说错了话,可沈明洹也太过分了,他下手太狠了。我看他分明是寻机报复,好为沈妤出一口气。”

“就算是沈明洹故意为之那又如何,闹大了对我们两家都不好。”长兴侯想要息事宁人,“这件事暂且搁置下罢,行舟养好伤最要紧。再暗地里找到与行舟一起喝酒的人,务必让他们守口如瓶,不能让他们将诋毁宁安郡主的话传出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