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卖妹

潇晓晓抬头看暗灰的天边,远处天边下起伏的山线,又远及近,墨染的林,高高低低,拉至眼前,便是山丘,荒林,竹林,沟壑,水田。左边还有一方菜畦。

住在这里面,人是绝望的,一并连心都绝望了。

右边高高低低的草垛,泥和竹篾堆砌的墙。

好一点三五间,差一点一间两间。

这是人居住的房子。。

“晓晓。。院里那两只鸡,你喂了没,把那米糠和猪草,搅一搅,拌一拌,可是借来的,下蛋给春生吃,你别偷懒,给鸡饿着了。。”

刚才的那声音,是柴桂兰的,柴桂兰—潇正才正妻老婆,潇正才大概也娶不起别的女人。

声音跟鸡打鸣似得,甚是难听。

潇晓晓嫌弃的斜眼,根本不想应。

村西潇大爷老幺,潇晓晓的老爹,潇正才进了院子,刚干完农活从地里回来,亮白的太阳光斜照在黄泥墙壁,房边半米高的艾草沾着露水,潇正才去了最左边的小屋放了农具,随后托着懒懒步子来到中间堂屋,一双松垮垮的草鞋,半截脏的不辨颜色的麻布裤子。

一脚跨入门槛,便弯腰将门口篾编织的小背篓的娃娃抱出来,嘴里‘咯咯’逗弄着小娃。

他笑,小娃笑

下巴抬起看得见那花白胡子

已经三天,三天,潇晓晓一有空就坐这台阶上。

潇晓晓完全搞不明白为什么会这般。

泥房,土灶,烂木桌。

家里唯一值钱的可能就是那一套农具。

吃的野菜加粗糠,偶尔加点小米。

真是见鬼了。

三天前她明明还在某大洲某大国二十一世纪生物学博士。

家里虽然不大富却从也没节衣缩食过日子。

偶尔也跨个名牌包

怎么就。。

潇晓晓又看看四周,想必,还是对那颗孢子感到怪异。

她就说那东西有问题,看嘛,都不听,结果她遭殃。

这事说起来,前段时,潇晓晓实验室人外出。

近来,实验室一段时日都从事生物孢子,菌类的研究。

研究菌类孢子可以培养菌丝,研发香菇,平菇等类经济菇类,丰富人们食材,提供丰富营养的同时也可铸成经济产业链

他们查看森林的野生香菇。

结果在一颗桦树脚下找到一颗琥珀,琥珀里包裹着很奇怪的类似菌丝的东西。

feitfnfd博士感兴趣,潇晓晓一点兴趣也没有,虽然feitfnfd博士抱着复活新物种,有没有经济研发的价值,也是鸿鹄之志

琥珀包裹的孢子剖开在培养皿两日后放在显微镜下观察

没人知晓那是什么东东,去请教植物专家也无果。

那晚,大家都忙的累了下班,当晚,实验室由潇晓晓当值。

那晚她睡在实验室台上,半夜只觉得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见那菌丝突然间无限延长,从培养皿延伸出来,爬上她身。

冰冰凉凉

梦中她大叫,想挣扎开束缚,潜意识里也挣扎着醒来,却终挣扎不开。

再一醒来,自己却来到了这里。

某时空某地域某朝某代还不尽清楚,三日,反正知道她现待的这村子名叫潇家村,这地方,大部分人都姓潇,比如她,她老爹,除了潇姓,还夹杂了其他一些姓氏,方,苗,由于一个地方同姓占大多,地方又大,就会出现许多潇大爷潇二爷,潇晓晓祖上到这地方发散了三支,她这代已经第四代,有许多本家邻家亲戚。

潇晓晓暂认不全。

沿着大路,就是村口,上位东,下为西,大家习惯口中叫村东,村西,村东土地富庶,靠河沟,一直延伸到那头,于是又有了村东上边和村东下边,反正潇晓晓家是村西,她老爹村东的习惯叫村西潇三爷,或者村西潇老三。

村西潇老三她现在的爹一说起村子大部分人都认识。

村西潇老三,村尾的一户,穷的叮当响。

穷也不谈了,孩子还多,一男两女,这不,潇正才年过不惑,还又添了个。

两口子很高兴,因为得了个儿子。

曾经D市生物学博士的潇晓晓,现成了这里潇家村村西潇老三家排行老二长女潇晓晓

“潇晓晓,听见了没,耳朵聋了?!是不是得要我亲自过来请你,这几日你就偷懒。”

潇晓晓坐在台阶前,柴氏说话方式就是这般,阴阳怪气,潇晓晓自然不用她来相请,因为一并着来的,一定是根米长的棍棒。

“叫什么叫,又不是听不见。。”

趁着柴氏没拿起木棍追出来,潇晓晓提着烂裤腿赶紧跑了。

她自然不会拿她当亲娘,她的亲生爹妈可是在D市。

这几日,潇晓晓盼着一觉睡醒便回到D市。

这里她不习惯。

想方设法想要回去,希望那木头床一觉醒来回D市,最终告诉她是痴人说梦。

她既不知道什么原因来了这里,便也寻不着原因回去。

大腿捏了两团淤青,只让自己更明白了想要回去是个梦。

潇晓晓认命去柴房,见打猪草的背篓空着,只背了竹篓,回来用那又重又钝的菜刀将猪草切完,进屋抓了两把粗糠,搅拌了,喂鸡。

忙完,一跨出门,太阳挂上中天,快中午了。

潇晓晓在D市时,从小跟着爷爷奶奶在农村长大,中学才被父母接到城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