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做天下第一妒夫

谷渊也没再往下说,甩袖转身出了屋子。

何遇很是奇怪谷渊适才看她的眼神,因此目光一直跟着谷渊出了屋子。

只见谷渊走到苗圃边上站定,看了看也刚从药圃里出来的季青雅,低头从怀中摸出个瓶子,倒出一颗暗红色的药丸在掌心,递给了季青雅。

季青雅摊开两只手,似是让谷渊看她手上沾着土,不能拿药。

谷渊嫌弃地看了看季青雅的手,然后皱着眉头面无表情地捏起药丸,送到了季青雅嘴边,季青雅低头一口就吞下了药丸,然后笑眯眯地仰头看着谷渊。

谷渊却是瞥了季青雅一眼,然后看着他药圃里被季青雅祸害的草药,脸黑了又黑,然后挽起袖子,拿起药圃边上的工具,进了药圃,蹲下身子开始在季青雅拔出来的‘草’中翻找草药,然后重新种下去。

季青雅倒是难得地蹲在一边,双手撑着脸,安静地看着谷渊种草药。

“谷渊这随身带药的习惯可真是不错。”何遇收回视线看向季青临。

季青临勾唇一笑,“哪是随身带药,青雅自幼多病,幼时便被莫虚山上的墨慈师太带上了山,她的病一向是谷渊瞧的。所以她的药,谷渊一向是随身带着的。”

“青雅小时谷渊已经能给人瞧病了?”何遇很善于抓住八卦的重点,“青雅看起来也就十三四岁,那谷渊如今年纪几何呀?该不会也和润行老头一样,年过半百而容颜不老吧?”

“这世间能有几个润行?”季青临说起润行时,眼中的神色怪怪的,但是只是一瞬,快的让何遇都怀疑是自己看错了,季青临神色如常道,“谷渊与我同岁,今年二十有四。他是难得的医学奇才,师从药王谷的药王缪寒,十四岁时便出师了。”语气中不难听出敬佩之意。

何遇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难怪谷渊和青雅两人在一起的画面看起来很是舒服,原来认识多年了。

“阿遇对谷渊很感兴趣呢?”季青临笑容灿烂,但是让人看着却很是发毛。

何遇白了季青临一眼,“谷渊真是可怜,瞧完妹妹的病瞧哥哥的,还要忍受某些小肚鸡肠的人的妒意。”

“那谁来可怜我?”季青临可怜兮兮地说道,“自己的娘子眼神一直落在旁的男人身上,怎能不让人生妒?”

何遇真不敢相信这话是季青临说出来的,他杀神的称号到底是怎么来的?买萝卜送的吗?

“妒夫,当真是妒夫……”何遇咧嘴摇头道,然后端起茶杯喝起了茶水。

季青临风轻云淡道,“如若阿遇一直这般对其他男子兴趣浓厚,那我定当要坐实这妒夫的名号,做这全天下的第一妒夫!”季青临神色认真,丝毫不像在开玩笑。

‘噗……’

何遇听着季青临的话,一口茶水没忍住喷了出来,亏他能说出这样的话,何遇擦了擦嘴,打趣道,“你要是做这天下第一妒夫,那我便做这天下第一妒妇,我不得安稳,你也别想过好日子。”

季青临听何遇这么说,脸上的笑意越加的浓郁了,妒夫,妒妇可不是天生一对吗?

“对了,明日便是三天回门的日子了,回去的回门礼我已让叶羽备好,你等下去看看还需加些什么?”季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