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村口,有座假石狮

村口有只年代久远的石狮子早已经传开,虽然说许多江湖客都查探过这狮子并没有什么特异之处,但毕竟是村民们唯一能够提供的线索,而且江湖中人,大多不信邪,即使有前人说这石狮子就只是块烂石头,他们也会亲自去摸摸看看。

所以,此刻的村口人群熙攘,围着不少手持刀剑的人,正交头接耳,评头论足。

“诶,你别说,这狮子身上的花纹,还真有那么点意思,寻常人家可真没资格用这样的纹路。”

听见这样的分析,有个鲁莽的声音骂骂咧咧:“纹路?那管个屁,老子哪天安家落户,想弄俩石狮子镇宅,我就是在上面画朵花,嘿,我就不信有人敢管!”

之前分析的那人被这般羞辱,自然恼羞成怒道:“那还真没人管,你在石狮子上面画一朵花谁管你啊。问题是你在狮子上画个皇家的纹路试试?要给朝廷知晓了,第二天就得来抄你的家!”

“……”

就在这人声鼎沸之中,青衫人微微笑了笑,转头对少年道:“阿布,我们到了。”

被称作“阿布”的少年一愣,顿时停下了脚步,有些局促地道:“先生。”

“这里不是朝堂,就不要太拘谨了。”青衫人神情散淡,但仔细看他的眼睛,却能从里头感受入一股子海纳百川的英气,延绵不绝,他拍了拍少年人的肩膀,“不用慢我一步,并肩一起走吧。”

“是……”阿布低声道,尽管有些犹豫,但他还是向前挪了些脚步,这一步,仿佛跨出了他一生的距离,他长出了一口气,而后望着青衫人,不解道,“先生,这里是出了什么状况么?”

青衫人远观村口人群,却并不打算靠近,而是嘴角微翘,道:“鱼饵已经放出去了,就看鱼会不会上钩了。”

从阿布的神情能看出他并不理解青衫人的话中意思,但他仍然恭顺地点了点头。许多时候,他不是不想去理解青衫人的思想,只是经历过无数次的失败之后,他有些自暴自弃。说到底,就连他那群同窗或师长的眼中,青衫人也是一个十分不可捉摸的存在,他一个从小放牛的娃娃,十三岁时才跟随先生的人,又怎么可能理解?

青衫人听出阿布嘴上的恭顺,也知道阿布心里的想法,不过他只是温和地笑了笑,道:“你知道那石狮子上的纹路,是什么意思吗?”

阿布虽还年少,身形却是比青衫人高大不少,即使站在那群自命不凡的江湖客之中都显得有些鹤立鸡群,他伸着脖子,借以良好的目力观察了好一阵子,一边思索一边道:“好像是……前朝的皇家公侯才能用的龙纹?”

青衫人点了点头,对阿布的学习尚且满意:“前朝覆灭虽然已经有百余年,不过许多礼仪细节都流传至今,就比如说夔纹、饕餮纹等等,这些所代表的东西,你应该也知道。”

“是。”阿布只觉得青衫人是要考自己的功课,恭敬地道,“夔文,代表是上古神兽夔牛,不过夔牛已经很久没有在人间出现过了。而饕餮纹……自然代表的是长城之外的恶兽。”

说到这里,他有些笨拙地拱手,“先生,阿布不解。为什么龙纹会出现在石头石狮子的身上?虽然前朝公侯以龙为图腾,镌刻于青铜器,或秀在服饰上,但如果把龙纹刻在一头石狮子上,等于是对龙这种神兽的亵渎,谁会做这种事情?”

“当然不会有人做这种事情。”青衫人远眺青山白云,突然叹了口气,眼神里满是追忆之色,“因为那不是一头石狮子。而是……狻猊。”

说着,青衫人抬脚而去,腰间的玉佩随着他的脚步一晃一晃,但若是明眼人,便能看出他佩戴的玉佩何等不凡。只是,在这鱼龙混杂的人群里,即使有人认出他的玉佩属于何地,又有谁真敢信口胡说?

而阿布站在原地,喃喃着:“狻猊……狻猊……”一时间,一道灵光闪过脑海,他惊叫起来,“啊……龙生九子……狻猊……那么……”

转过头,才发现青衫人根本没有看那石狮子一眼,已经径直向着村子内而去了。

“客官,里面请。”刚刚清理完一片狼藉的桌子,秦轲望着门口,用抹布擦了擦手就迎上前去,“本店客房就剩下最后一间了,不知道您是吃饭还是住店?”

秦轲刚刚抬头,正对上青衫人那平和的双眼,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