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蒲牢

尽管心里十分不愿,但王玄微的逼迫让秦轲不得不继续迈开脚步,只不过原本打算不去细看陵墓的他反而变得敏锐起来,耳朵微微竖起,双目之中仿佛有光,而他仔细地检查着四周,生怕放过任何一处细节。

这当然不是因为他不再惧怕那瓦罐里有可能会窜出来的蟒蛇,相反,正是因为他心里的恐惧,让他不得不打起十二分的精神来应对这些东西。

谁知道那条可能已经大得令人难以想象的蟒蛇会不会就躲藏在一处角落或者是洞穴里只等着他们经过?

他觉得自己还很年轻,如果葬身蛇腹,实在有些不值得。当然,如果师父知道他的想法,只怕又要取笑他了,如果说是普通人惧怕蟒蛇,尚且可以理解,可他一个修行人自有修行人的力量,就算这条蟒蛇大得难以想象,可以他的能力,也只不过是普通的野兽罢了,有什么可惧的?

但秦轲实在安慰不了自己那颗砰砰直跳的小心脏,只能开口低声道:“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念了两句,他突然听见旁边的有个跟他十分相似的声音,他转过头,阿布正闭着眼睛皱着眉头,一边走一边低声念叨:“佛祖保佑,三清保佑……阿弥陀佛急急如律令……”

得,这是完全把道家和佛家那几位都给搅合到一起了。秦轲莫名地觉得好笑,心想如果在天上,道家供奉的三清和佛祖菩萨们坐成一团,相互喝茶斗嘴那该是一番什么情景?

“我怕是因为我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你为什么怕?”秦轲问道,“你们不是本来就打算来这吗?”

阿布睁开眼睛,有些憨憨地苦笑了一下:“我是跟着先生来,但了解得也不多……而且我怕黑……很怕黑。”

“得……你比我还要不如。”秦轲下了个定论,“我好歹只是怕蛇或者比蛇还要可怕的东西。黑我倒是不怕。”

“看出来了。”阿布挠了挠头,道,“你刚刚躲在那么黑的地方,一点也不怕。我如果不是跟着先生一路走,估计都得叫出来了。”

“没看出来。”秦轲啼笑皆非地看着阿布那相比较他来说可以说是魁梧的身形,不过现在有一个人陪着他一起害怕,他环顾四周,反而觉得自己像个正常人了,至少相比较那些面瘫的黑骑或者是在这种地方仍然能谈笑风生的诸葛宛陵和高长恭,他反而觉得自己的反应更像是在深入陵墓,而不是在晚间散步吹风。

前朝的风俗,以高为贵,以方为尊,自然,这座陵墓的规模宏大,可以说即使在当世也少有。

而他们越往里走,只觉得空间越发开阔起来。墓道像是一座宽阔的广场,平整的方砖铺设成地面,这完全就像是一座地下的宫殿了,高高的柱子支撑着整个空间,而尽管数十丈宽的布匹已经因为时间久远而变成一团碎布,可在风吹动之下,它轻轻摇曳起来,宛如舞动的裙裾。

“这应该是前墓室吧。”秦轲低声喃喃,虽然他了解得不多,但还是能做出一些有底子的猜测。

这时,略带威严的石雕再度出现,让秦轲吓了一跳。

这一次出现的石雕又与之前的不同,他不是单独地站立着,而是像是一条爬虫一般,攀附在一根高大的青铜柱上。

它的头像是狮子又像是蛤蟆,头上有鹿角,鼻尖有长长的须,鳞片长满全身,在他如蛇一般身体下,长着四肢。

“像是龙?”阿布看清楚了石雕的形状,也就不再担心这是一条环绕柱子上的巨蟒,他凑近了一些,想要接着火光去看清它。

“别靠近它。”诸葛宛陵却突然说话了,声音平和,却带着一种不容置疑的气息,“你如果碰了他,我们都会死。”

被这样一句话所惊吓,阿布抖了抖,没敢再靠近过去。

诸葛宛陵走近了一些,道:“这是蒲牢。”

秦轲想起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