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挟持

“放!”几乎是在看清那颗巨大蛇头的一瞬间,丁墨的双眼发红,他的手上没有弩机,但他仍然是王玄微的左卫,统领着这一队黑骑精锐!

墨家手弩在机括的释放之下迸发出巨大的威能,黑色的玄铁箭头在顷刻之间破空而去,跨越这短短距离,来到了巨蟒的身上!

巨蟒的体形虽然庞大,但显然这种庞大也限制了他的行动速度。在黑骑的一轮齐射之下,他根本无法躲避。“噗噗”声不绝于耳,黑色的玄铁箭矢破开了巨蟒的身躯,深深地没入它的肉体之中。

巨蟒受痛,往回缩了一些,但这样的伤势带给他的仅仅只是疼痛,并且,在这种伤痛之后,随之而来的是野兽天性之中的兽性以及狂怒。

巨蟒长嘶,血盆大口张开的那一刻,让秦轲和阿布几乎挪不开脚步,一股腥臭味更是宛如海潮一般涌了出来。随着它那能媲美一个壮年汉子的身躯猛然一震,它向着下方再一次发起了冲击!

“上将军!”丁墨大吼。

王玄微眼神微凝,他后退了一步,眼睛一闭之间,一股凝结在虚空之中的力量似乎再度从他的身体里涌了出来,随着一阵巨响,向下攀爬的巨蟒像是撞上了一道无形的墙壁,被迫停了下来。

它有些疑惑,不明白为什么会遇上这样的情况,而随着他再度尝试着向前延伸,感觉到那道无形的墙壁就横在他与王玄微之间,他再度愤怒起来,随着他猛然张嘴,露出嘴里那两根有成人小臂粗的毒牙,狠狠地冲着那道无形阻隔咬了下去!

随着一声碎裂的声响,王玄微一声闷哼,再度向后退了一步。超乎他的意料,尽管这条蛇看起来仅仅只是过分发育的畜生,可它的力量大得出奇,在这一咬之下,竟险些把他布下的障壁给咬碎!

换成是任何一名黑骑,只怕面对这种攻势之下,早已经被撕扯成了两截。但王玄微不是常人,他的力量更要比巨蟒的力量更加强大。

险些咬碎,终究不是已经咬碎。高长恭能以一枪穿透他的无数道壁垒,可在场却只有一个高长恭!

“孽畜。”王玄微眼神冷厉,随着他向前踏出一步,身上的力量狂吐,那道被巨蟒撕咬得完全变形的无形壁垒似乎得到了某种强化,竟然是不断地膨胀起来!

随着力量的膨胀,巨蟒发现自己似乎是无法把这莫名的存在给咬碎了,相反,他只感觉到那股力量在自己的嘴里在不断地增强,胀大,甚至开始撑起他的血盆大口,它终于开始有些慌乱。

他试图松开咬在嘴里的东西,但发现没有机会,因为不管他把嘴张得多大,那股力量就会随之膨胀,几次尝试,反而让他的嘴被撑得更开。

这时候,黑骑们再度把弩箭上弦,这种由墨家特质的机关弩不仅仅是在机括上放大了力量,更让他们的上弦速度大大增快。而当他们第二轮齐射的时候,这些弩箭因为有了充足的时间瞄准,杀伤力更是惊人。

巨蟒的头上中了八支弩箭,这种几乎贯穿颅骨的死亡威胁让巨蟒终于恐惧起来。他已经在这黑暗之中生存了太久,久到快要忘记死亡,而现在死亡第一次来临他的面前,它猛然地用力,终于咬碎了那股塞在他嘴里的力量。

“他要跑!”丁墨喊道,在陵墓的顶端,有无数的通道,这似乎是专门为了这条巨蟒设置的,或许,这才是墓主人没有设置机关陷阱来抵御盗墓贼的原因。在这样可怕的巨蟒之下,若不是黑骑与王玄微的强大实力,只能是葬身蛇腹。

王玄微当然不会让巨蟒逃跑,他袖中的玄微子已经发出了嗡嗡的声音,每一次他祭出玄微子,都需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