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罡风

八门之中,有吉三门和凶三门,其中休门就是吉三门之一,居北方坎宫,属水。坎水得乾金之生,于人为中男,上有兄下有弟,从容休闲;又坎宫处冬季最寒冷季节,万物休息冬眠,故古人命名为休门,乃休养生息之地。

虽然秦轲对八门遁甲了解并不多,但在师父的填鸭教育之中,好歹他也记住了一些大概,听见这会儿要进的是休门,心里生出几分安心来。

此刻已经离开了火属的景门,原本焦灼的空气不再炎热,整个石阵像是一个被切割成八块的空间,春夏秋冬在它们之中轮番转换,而休门象征冬季最冷的时节,随着他们的踱步向前,自然越来越凉爽。

秦轲并不怎么怕冷,毕竟练武的人气血旺盛,即使在冬日之中脱光衣服出门冬泳,也未必能让他生一场病,但他却很怕热,对于他来说,一年四季,他最不喜欢的就是炎热的暑节,要不是那三亩田仍然需要照顾,每到这种时候,他都恨不得闭着眼睛,天天在竹板床上睡个天昏地暗。

现在能够走入休门,秦轲自然十分享受这股越来越浓郁的凉爽。

有微风划过他的袖间,给他带来一丝凉意。

但秦轲瞳孔却猛然一缩,他抬了抬手,就在他袖子的下方,不知道什么时候竟然多了一道口子,仿佛被一把快刀划过,切口平整得令人难以置信。

罡风?秦轲心里道。

“不对劲!”秦轲虽然不太懂八门遁甲之术,但也知道如果这是个大吉之门,绝对不应该有这么可怕的罡风!

而当他话音刚落,有一道微风穿过石阵,吹到了一名警惕向前的黑骑身上。

黑骑感受着这微凉的风,从那样炎热的景门石阵之中走出来,身上的皮革甲胄早已经浸透了汗水,现在这一道风就像是沁人的冰泉,从上往下让他舒服了许多。

然而,他并没有察觉到自己的脖子上多了一道细细的血痕,正像是一张嘴一般缓缓地张开,有鲜血渐渐地从中溢出来。

片刻后,他的头颅毫无预兆地落了下来,以一种让众人都无法想象的决绝撞击在地面上,发出“嘭”地一声闷响。无头的身体似乎还没有察觉到这一切,它只是有些奇怪地抚摸了了一下早已经喷涌出血花的脖子,片刻后,沉重地跪倒在了地面,裂开了成无数鲜红的血肉。

“宛陵!趴下!”几乎是在所有人脑子还在短路的时候,高长恭猛地一跺脚,随着他脚下的石砖寸寸碎裂,他整个人拔地而起,眨眼之间,就已经跨越了十尺的距离,来到了一名黑骑的身边!

那名黑骑刚刚还在为自己的同僚的死亡震惊不能自已,感觉到身旁耳畔吹来的劲风,眼角瞄见高长恭的身影转瞬即至,大惊之下,他按刀欲拔。

但高长恭的速度快得完全超乎他的想象!

黑骑的手腕一疼,他手上的马刀依然出鞘,只是持刀的手并不属于他,整把马刀已经落入了高长恭的手里!

而高长恭闭上了眼睛,大步向前,猛然出刀!

刀光在黑暗之中宛如浮光掠影一闪而逝,有一道罡风顿时被马刀搅动的气流崩裂开来。

刚刚被夺去兵器的黑骑说不出话来,他已经被高长恭身上那一瞬间升腾起来的可怕气势给压倒了,随着他踉跄地后退几步,双膝一软,一屁股坐倒在了地上。

而持刀高长恭劈出这一刀之后,动作未停,他微微屈膝,整个脊背仿佛变成了一张拉满了的大弓。他再度向前!

高长恭连进三步,每一步都劈散一道锋利得可怕的罡风。

诸葛宛陵扑倒在地上,也不管这样的姿势显得有些屈辱,毕竟大丈夫不拘小节,何况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