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秘密

秦珂倒是没想太多,只是摆摆手,无奈地道:“行行行,你家先生最厉害行吧。我倒是觉得,你想当高长恭那样的人恐怕更难……毕竟……要不是你家先生拖后腿,估计高长恭早就把那个死老头打得哭爹喊娘了。”

“也不是啦。”阿布有些犹豫地道:“我只是想想,但我知道我做不到。长恭大哥是荆吴的战神,这天下都没有几个人能跟他在武修上同他坐而论道。我只希望有朝一日,可以追上他的马,在他身边,给他当个副将就好了。”

这时候,高长恭却突然凑近过来,笑吟吟地问:“说什么悄悄话呢?”

阿布吓了一跳,整张脸涨得通红,不知道高长恭刚才是不是有听见他的话。他支支吾吾地道:“没……没什么……闲谈而已。”

高长恭负手于后,挺拔的身躯像是带着一种难言的气质:“真无聊呀。”

“长恭大哥,你不听先生和王先生的辩论吗。”阿布好奇地问道。

“有什么可听的?宛陵我了解,王玄微我也有过几面之缘,说到底,也只有他们这些读书人才吵得起来。我一般习惯动手。”高长恭笑道。

阿布被高长恭这样简单直接的逻辑一下子说懵了,愣愣道:“有这么简单吗?”

“就这么简单。”高长恭望向诸葛宛陵,凝视许久,轻轻吐出一句话,“其实有些时候,不要想自己是否能做到。只需要去追就行了。很简单。”

阿布呆立着,高长恭沉默不语,像是什么话都没有说过。

诸葛宛陵和王玄微之间的争辩,并没有什么结果,或者说,注定没有什么结果。一个是荆吴总理事务的丞相,另外一个是墨家统领军事的上将军,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他们就代表着墨家与荆吴两国的不同。

而两个国家的不同,往往只能用战场的鲜血来擦洗。

话不投机,自然半句都多。

王玄微倦了,拂袖道:“此处不便长谈,若有机会,我会请诸葛先生到我墨家稷城一叙,墨家地域,虽不产龙井,但也有不错绿茶,可以请先生品尝。”

诸葛宛陵反问道:“为何不是王先生到我东吴一叙?当年一别,宛陵为先生留的好茶,虚留至今呐。”

“哼。”王玄微冷笑,不再这个话题上多做纠缠,而是望着地面的阴阳鱼,良久,他又抬头看着围绕石棺的阵法:“沉眠……解脱……桎梏……”

王玄微有些疑惑,这句话理解起来实在有些怪异,虽有把死亡说成沉睡的说法,但以王的身份,死亡大多数称殁,还是说,这个死去的叶王已经自欺欺人到了这种程度?而这会又说神解脱他的桎梏,来日还想君临天下,这叶王难不成死之前因为身体缘故已经疯了不成?

最重要的是,这个神,到底指的是谁,能蛊惑他到如此地步?

有太多疑惑无人解答,王玄微绕着两具石棺,缓缓踱步。他不是不想当场就把石棺打开,看看里面到底藏着什么,但这一路上过来的艰险让他知道,这座陵墓,绝对不不会那么简单。

如若他为了一时痛快,强行打开石棺,却中了墓主人给盗墓者设立的陷阱该怎办?此事必然得从长计议。

“他在干嘛?”秦珂奇怪地问道。

阿布望着王玄微,摇头不语。

这时候,石阵又迎来了一次变换。

这座石阵也不知道是以什么动力驱动的,从众人进入之后,这座石阵每隔一定的时间,就会有一次变化,也正是因为这种变化,才让众人入阵不久之后走错了位置。

不过,相比较之前,众人因为身处在石阵之中,所以无法捉摸清楚石阵的变化,只能依靠王玄微的玄微子来探明路径。此刻,众人正处于整座石阵的中心,正是石阵的阵眼所在之处,这些变化自然显得一目了然了。

王玄微望着那些于无声之中移动的巨石,在无数高耸的巨石退入石碓之中,却也有无数的巨石仿佛乘风破浪,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