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逆鳞

“龙袍?”秦珂怔怔地望着那冕冠,他出生的时候,前朝早已经分崩离析,何况就算前朝还在,他一个平头百姓,一生也不可能有机会见到这本该属于这天下所有者的冠冕。他心中有一种莫名的庄严感,但却还是说出了疑惑,“叶王不是诸侯吗?”

诸葛宛陵轻声道:“中平三十七年,王之长陵军已过四万之数。”

秦珂更迷糊了:“那有什么奇怪?一个诸侯王有军队不是再正常不过了吗?”

阿布感受到王玄微和高长恭的目光,脸上微红,对秦珂解释道:“前朝皇帝的封王是有统一规制的。虽然说诸侯王的领土各有大小,而军队数量也有不同。但最大规模建制必须控制在两万人以内,否则就是意图谋反。这也是前朝中央对封王的控制手段,否则诸侯王的军队无限扩张下去,同样会对中央造成威胁。”

秦珂恍然大悟:“哦,那就是说,这个叶王,并不是真正的忠臣了。”

王玄微冷笑起来:“这偌大的天下,忠臣能有几人?何况做忠臣,也得看他主子愿不愿意才行。前朝太傅曾经以死相谏皇帝在封王一事上不可操之过急,但皇帝不听,太傅跪在大殿门外三日滴水未进,最终心灰意冷,自焚于御书房内。由此可见,做忠臣也不见得就能受人尊重,只怕许多时候还得承受许多不该承受的事情。而这些一方诸侯,只要手里握着兵权,哪个没想过自己要登上那至尊之位?”

说到这里,王玄微望着手上的冠冕,想到那纷乱的天下,露出几分厌恶之色。他随手扔掉了冠冕。

冠冕在地上滚动了几下,原本串着珠玉的细绳突然断开了,黑色的珠玉散乱了一地,就仿佛前朝那分崩离析的局势。

“这天下,还有多少这样的人?”王玄微想到唐国,想到沧海,最后望向诸葛宛陵,一时间竟然生出几分疲倦。

这时候,石棺里却亮起了一道平和的暗金色光芒。

原先的冕冠已经被王玄微扔到了地上,石棺内只剩下了一套龙袍,其中蔽膝、佩绶、赤舄等等物件俱全,但王玄微眼神露着古怪,伸手起掀开龙袍,一片手掌大小的银白色月牙状的物件就这样展露在他的面前。

他从未感受过如此庄严肃穆的力量,平和却骄傲,内敛之中,却又带着几分威严。它静静地躺在石棺之中,明明是一件物事,但王玄微却能感觉到它的脉动,它的……心跳。

“这好像是……鳞片?”王玄微的目光被吸引住了,此刻的他再也无法顾及到身旁的任何东西。那股力量在对他发出呼唤,它醒来了,它在兴奋,原本平和的脉动,也在一瞬间加速。

王玄微无知无觉地伸出手,身旁的黑骑有些担心地喊道,“将军!”

但王玄微已经触摸到了那宛如鳞片的银白色物件,那股力量疯狂地涌进了他的身体里。

有那么一刻,王玄微仿佛感觉他并不在这阴森的石棺之中,而是置身于高耸入云的大殿,殿外是一望无际的云层叠嶂,群山巍峨,而他身旁空无一物。

并不是孤独,而是目空一切。

他向前走了一步,有雷声随着他的心念滚滚而起。而当他每一步踏出,天雷都剧烈地炸响,他感觉到无穷无尽的力量充斥着全身,但他并不欣喜,有一种更加强大的力量控制了他,一切的情绪好像都离他远去了。

“但这不是我……”王玄微突然醒过来,声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