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坠落的头颅

如果说叶王变成的怪物当前想要寻找的是一个虚弱的、疲倦的,甚至没有任何反抗能力的猎物,那么他无疑选择了最正确的那位。

诸葛宛陵身体自小便不好,从未有修行过任何武学,又因为天赋上的问题,他并没有接触道家术法,也不可能如王玄微那般眼眼睛一闭一睁之间,就在面前布下无数道由精神构建成的壁垒。

在叶王面前,他就像是一只被猛虎盯上的绵羊一般,就连逃窜的机会都没有。

原本看押诸葛宛陵的黑骑双双持刀而立,在经过最初的慌乱之后,他们已经稳下了心神,毕竟,他们的长官王玄微尚且屹立不倒,他们如何能退缩?

叶王的速度奇快,眨眼之间便到了面前。

黑骑瞳孔猛然一缩,却仍然把握住了这个机会,双手握刀,几乎用尽了全身力气,猛然劈下!

“当啷”!

两把马刀分别砍中了叶王的胸口和他的肩胛骨,墨家黑骑挑选之时,便是选拔那些军队中有武艺修行的人,自然他们的力量强横,换做是一个普通人,只怕在这样两把刀的重劈之下,早已经被斩成两半!

但叶王不是普通人,他甚至已经不再是人,他是一头彻头彻尾的怪物,马刀斩中他的身体,一把撕裂开了他的胸甲,露出里面铁青色的鳞片,而他肩胛骨上的刀摩擦划出火星,却硬是斩不进去!

“怪……怪物……”黑骑脸颊抽搐,就算是高长恭,只怕也不会任由刀剑加身而不做抵抗,而叶王却是完全用肉身抵抗住了两把长刀的锋芒,他那宛如勾爪的手一张一合,掐住两位黑骑的脖子,硬生生把他们抬了起来!

“嘶……”叶王这次没有吼叫,而是发出了蛇一般的信子声,长长的舌头蠕动,舔舐着干渴的牙床,仿佛在期待着什么。

但当他想要双手一握,折断这两人脖子的时候,他的耳边却传来了仿佛爆竹一般的噼啪声。他转过头,疑惑地望向左侧,黑影一闪,他整个人竟然被撞得凌空而起!

在他的下方,那个穿着棉布衣袍的身影静静独立,仿佛无可撼动。

高长恭。

秦珂趴在阿布的背上,看得分明,就在两位黑骑抽刀劈下的那一刻,高长恭便已经动了,他手里没有长枪,而本来丁墨的马刀也已经还了回去,但他还是无法被忽视的强者。

起初,他动的幅度并不大,起初像是一块沉重的石头缓缓地滚动,但到了后面,他的速度越来越快,等到叶王的身边时候,他急速的身影已经产生了宛如音爆一般的效果!

在最后那一刻,他转过身,仿佛带着万钧之力,硬生生地用背部把叶王撞得飞了起来。

秦珂记得师父的藏书里曾经说过这种技法,这是一种真正的杀招,看起来仅仅只是一次撞击,虽然在表面上看,只不过是一次撞击。

实际上,这种力量一旦凝聚在那一点,在撞击的时候甚至可以把对手整个人的骨头撞得散架。

一个完整的贴身靠,至少要靠断无数的粗壮木桩才能算是有小成。但高长恭这一撞却显得轻松写意,仿佛这招不过是信手沾来,但效果却足以让人侧目。

落地的黑骑重新获得了呼吸的机会,他们咳嗽着,却还是记住了自己的使命,一前一后地把刀搁在了诸葛宛陵的肩头。他们知道,高长恭上前,并不是为了他们的命,只是他们背后的诸葛宛陵,如有必要,高长恭甚至可以亲自动手杀死他们两人。

“高将军,请不要为难我们!”黑骑大声喝道。

高长恭看着两人,又看着他们中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