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无声的呐喊

叶王似乎是在高兴,仿佛毒信子的咝咝声中,他万分饥渴地扑在了无头尸体的身上,仿佛野兽一般吮吸着脖子,力量之大,甚至连他眼皮上的缝线都崩开了一个口子。

“呕……”秦珂和阿布同时呕吐起来,他们在之前的石阵之中见识了罡风把一个人硬生生切成碎肉,但他们尚且还能强忍住恶心感,但现在,他们看见一个怪物这般大快朵颐,实在有些承受不住。

正当他们呕吐的时候,叶王却像是闻到了味道,他站起来,闭着眼睛,却好像是紧紧地盯着秦珂和阿布。突然,他大步奔跑起来,直直地向着阿布和秦珂而来!

“我……”秦珂想骂一句脏话,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害怕让他的脑子在一瞬间短路了,他竟然是一个脏字都想不出来,“啊……阿布!别吐了!快跑!”

眨眼之间,叶王就到了他们两个人面前。

“我去你老老姥姥爷爷!”秦珂总算骂出了一句脏话,也不管这句脏话是不是显得很奇怪,伸手从腰间想掏出匕首,却摸了个空。他突然想起来,自己的匕首早已经被黑骑们没收了。他现在身上竟然是什么兵刃都没有。

“用这个!”慌乱之中,他听见阿布大喊,而后一件硬硬的物事就被递了过来。

秦珂顾不得多想自己手里的到底是刀还是剑还是石头,双手握紧了那件东西,一股脑地劈了过去!

这是黑骑的刀鞘,想来是刚刚那位死去黑骑的,用的是极硬的木料,入手极为沉重,这样一劈,就算没有刀的锋锐,但却也有了锤的分量。

他砸的位置是叶王的脸,只可惜叶王来得太快,他只能砸在了叶王抓向阿布胸膛的爪子上。

秦珂的个人修为本来就要比普通黑骑高得多,虽然与丁墨相比仍有不如,但他这一下仍然是给了叶王一下迎头痛击,顿时地把叶王的手打得歪向了一边。

几乎是在同一时间,阿布抬腿猛然地踹在了叶王的胸口,只觉得自己像是踹中了一块厚实的钢板,或者是实心的青铜门,脚底和脚踝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

但趁着叶王一愣的时间,他背着秦珂,发力狂奔。黑骑在这时候也无暇去阻拦,在这一刻,阿布宛如一匹脱缰的野马,竟然是跟叶王拉开了不小的距离。

“哈哈哈,阿布你真是一匹好马!”秦珂望着那被黑骑重新封锁住的叶王,忍不住大笑起来。

只是刚笑了两声,就梗在了喉咙里。

“哎哟妈呀,阿布快跑!他跳起来了!”

阿布转过头,叶王真的跳起来了,无法想象一个人可以跳得如此之高,脱离了黑骑的包围,整个人像是在空中盘旋的丑陋大鸟。

“哇哇哇……”阿布脚下如风,恨不得多长出一双腿来。

秦珂伏在阿布的背上,恶狠狠地扔出刀鞘,沉重的刀鞘像是一块被投石机甩出的石块,尽管笨重,却去势惊人,不难想象一个普通人被砸中之后怎么的也得折损几根肋骨。

但叶王却并不在乎,仅仅一次摆手,那刀鞘就像是断了线的风筝,落往了另外一个方向。

“臭不要脸,都不能顾及一下别人的感受!”秦珂破口大骂,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叶王向着他的方向直直地坠落而来。

“阿布快跑!”秦珂大声喊。

“我在跑!最快了!”阿布同样喊回去,难以想象他之前一个看起来有些腼腆的人现在却能喊得如此之响。

王玄微后退一步,站到了高长恭与诸葛宛陵之间,冷冷地看着叶王,嗡嗡声之中,玄微子再度在背后凝结为一体,他伸手一挥,成群的玄微子一份为三,仿佛攻城锤一般,狠狠地向着空中叶王撞了过去。

“嘣!嘣!嘣!”

剧烈的撞击让叶王身上的甲胄完全变形,变成了紧贴在他身上的铁皮。

叶王直直地坠落下来,落入黑骑的包围圈之中,他的舌头卷动着,舔着满是鲜血的牙床,仿佛是不甘猎物就此逃跑。

“斩!”但黑骑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