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 雷光

秦轲从未听过如此沉重的叹息,里面的伤痛与遗憾就像是潮水一般滚滚而来,宛如一位垂死的长者,回首遥望一生的脚步。但却并不让人觉得颓废,在这种汹涌的情感中间,暗藏了一股威严。

这股威严,就仿佛天地初生之际就已经存在,时间的洪流无法冲淡它,生与死的界限无法切割它,就算海洋被蒸发,大地崩裂出无穷的火焰,它也不会改变。

这几乎是……神灵的威仪。

秦轲瞪大眼睛,在他的视线之中,原本在山腹里阴暗出的一块巨石突然震动了起来!

那是一颗几乎有十几人之大的石头,尽管黑暗隐没了他的身形,但他紧贴在岩壁之上,本不该突然滚动起来。

但很快,石头竟然悬空而立,以一种常人根本无法理解的方式攀升了数丈之高,而后,宛如天外陨石一般,直直地坠落了下来!

“石头!”秦轲大吼起来,高长恭却已经在他开口呐喊的那一刻已经做出了反应,他向前一步,迎着那块几乎有十几人大小的石头,体内气血宛如登楼,突破着秦轲完全无法想象的极限,而后他一声低喝,悍然出枪!

长枪割裂空气,从呼啸声又变成一声巨大的咆哮,宛如一头雄狮昂首挺立,站直了他健硕的身体,捍卫着自己领土的尊严。

巨石静默,但他周围的风声却正在帮它扯着喉咙呐喊,仅仅只是坠落,却戴着千军万马的声威。

眨眼之间,高长恭的长枪和巨石接触了。

秦轲想要看清楚那块巨石,微微眯起了眼睛。但他的眼前只有一片黑暗。

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看不见的?秦轲骤然心慌,惊慌失措地拍打着周围一切可能让他找到自我位置的东西,想要放声呐喊,胸膛里却像是卡着一块大石头一般,根本无法发声。

就这么张着嘴,失声一般,他感觉全身的气血像是失控了一般猛然地高高弹起,却又在转瞬之间狠狠下坠。

像是堕入无底深渊一般,秦轲愣愣地看着那仿佛无穷无尽的黑暗,天旋地转,喉咙里感觉几乎要恶心得吐出来。

少顷,滚滚的气流奔袭而至,他的发髻被吹开了,黑发像是完全不受控制那般疯狂地向后逃离着。

“阿轲……阿轲……”秦轲似乎听见有人在喊。

“啊……”秦轲终于发出声来,却仅仅只是一声轻微的低呼,他的眼睛再度恢复了明亮,高长恭右手握枪,正抵着那块巨石,谁也不知道那块巨石坠落的时候有多么可怕的力量,但高长恭那柄精钢长枪却已经弯如残月,仿佛下一刻就会崩溃。

“你怎么了?”阿布担忧地问。

“他修行的巽风之术对周围的感知过分灵敏了。”诸葛宛陵站在高长恭的背后,尽管高长恭为他挡住了大部分气流,但他身上的衣袍仍然像是被大风刮着一般,猎猎作响。

“你怎么不说是因为我的英武震得这孩子都说不出话来了?”高长恭咬着牙齿,这种时候他竟然还有力气说话,“这就是你要找的‘东西’?我可不能保证打得过它。”

诸葛宛陵摇了摇头,没有说话,但眼睛里的光芒简直就像是黑夜中的星星一般闪亮。

“他……在高兴?”秦轲喘着粗气,望着诸葛宛陵,越发地感觉弄不懂这个人。

正当这时候,黑暗里再度传来了那个威严的声音,它低低地道:“福斯……洛达……卡理工……”

高长恭面色一变,抬起一脚就把诸葛宛陵踹出了二十几步之远,随着他咬牙发力,长枪竟然被巨大的力量压得宛如满月!

“我想说……你的爪子真的很重……”高长恭嘶声道,随着他的手一缩一转,精钢长枪顿时崩得笔直!

随着一声沉闷的撞击声,那块“巨石”被长枪绷直的力量所带偏,狠狠地砸在了高长恭身旁的岩壁上,崩裂的碎石乱飞,烟尘滚滚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