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死亡,亦是新生

他心里的恐惧微微收敛,向前走了几步,缓缓地靠近了神龙,问道:“那是什么意思?”

“这是我们龙族的语言。”神龙和蔼地道,“或许有一天,你也会明白这些话语的含义。再过来点,孩子,我很老了,法阵锁住了我,我没法离开。”

秦珂望向眼神平静的诸葛宛陵,望向若有所思的高长恭,望向在一旁满头雾水的阿布。

诸葛宛陵转过头,对他轻轻地点了点头。

秦珂缓步向前,神龙那硕大的头颅像是山一般地厚重,每当他沉重地呼吸,吐出的气流就会变成云雾,其中有雷光闪耀,又缓缓收敛。

秦珂终于停下来,此刻,他与神龙的距离已经不满五步。

神龙后退了一些,他立起来了,不再是接着一只眼睛看着他们,而是抬高了身躯,黑暗中他强大的身影伴随着雷光闪耀,而他低下头,轻轻吐气:“阿杜……”

神龙仅仅只是说了两个字,声音就震得整座山腹内摇晃起来!不少石块因为时间的侵蚀而松动,甚至摇摇欲坠,在这样震动之中,这些巨石自然无法再勉力维持它们的稳定,纷纷地坠落下来,落向那仿佛深不见底的深渊。

秦珂面色苍白,忍不住向后退了一步。

神龙苍老的眼神平静,每当他说出一个让人听不懂的词,整座山腹就跟着颤抖一次,而在这样的震动之中,他的身体逐渐散发出璀璨的暗金色光芒,照亮了他那锋利的爪子,更照亮了他那伟岸庄严的身躯。

那是秦珂一生都未见过的景象,尽管是在这山腹之中,他却以为自己已经突破天际到了那传说中的神国,一切事物都变得庄重、肃穆。

神龙声音越来越响,他大吼起来,龙吟声贯穿天地,整座山似乎都无法压制他的身躯!

诸葛宛陵没有修为,在这样的震动之中自然站不稳身体,而高长恭持枪而立,却宛如老树扎根,巍然不动,同时不动神色地伸出手,搀扶着诸葛宛陵和阿布,眯着眼睛望着神龙。

秦珂早已经因为震动站不稳而半蹲在地上,双手撑着地面,他勉力抬起头来,眯着眼睛,想要看清那光源之中的一片恢宏。

等到震动缓缓停止,神龙眼神一凝,身上的光芒几乎已经让人睁不开眼睛。神龙张嘴,一团光明几乎是一只迅捷的鸟,眨眼之间,撞进了他的胸口,撞得他整个人倒飞出去!

高长恭脚步微动,尽管看起来动作迟缓,但却仍然在秦珂落地之前到达了他的身后,轻轻抬起右手,拖住了他的背心。

刚刚落地的秦珂顾不得许多,急忙低头伸手在自己赤裸的胸口摸来摸去,却发现那团光一开始还在他的心脏位置闪闪发亮,但不一会儿,就在他的胸口渐渐熄灭了,仿佛从未存在过。

“阿卡多……我不能确定它会在什么时候重新苏醒,但或许在前路,他会帮助你,帮你越过一些艰险。”神龙身上的光芒淡去了,原本他直立起来的身躯无力地下坠,他的爪子攀附在岩壁上,头颅低垂,下巴摆在了秦珂的面前。

“那是什么东西?”秦珂问。

神龙没有回答,而是望向了诸葛宛陵:“等我死后,你可以拿走你想要的东西。”

诸葛宛陵深吸一口气,恭敬再拜:“谢谢阁下。”

神龙满足地叹了口气,这一次,却不再有云雾生成了。秦珂莫名地感觉有些哀伤,他觉得神龙大概是真的要死了,但他站在面前,根本帮不上一分一毫。

神龙看出了秦珂的哀伤,眼神之中有几分长辈的欣慰,他轻声道:“不必替我难过。我的精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