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 茅房外的两个声音

毕竟是在北方生长的人,突然来了南方,水土不服就像是一块黏人的蜜糖一般挥之不去,而在许多时候,这种水土不服就会以这种最直接的方式在他的身体上作怪。

秦轲也算是体会了一把这种“游学士子”时常得的病,好在他的身体强健,倒是不会有太大问题,只要过两天就会自然痊愈,只不过每当这时候他就不得不在茅房呆上不少时间与那些苍蝇蛆虫还有浓重到无法掩饰的臭味做伴,实在让他有些无可奈何。

“找到那人了吗?”这时候,突然传来了一个声音。

蹲在茅房里的秦轲心里一紧,不知道这个声音会什么会突兀地出现,又为什么会问出这样一个莫名其妙的问题。

找到那人?找谁?诸葛宛陵吗?还是九爷?可他的事情,外面那个声音又怎么知道的?

片刻之后,却又有另外一个声音回答了:“找到了,就在那间老铺子里呢。大人怎么说?是抓?还是杀?”

“抓来做什么?”第一个声音冷冷地回答,“能在这种地方一呆就是这么多年,就绝不会是什么追求功名利禄的人,就算抓到他,你觉得我们能轻易地撬开他的嘴吗?何况那个老鬼一辈子没个亲人,唯一的儿子也早在十年前就战死了,只怕当你要抓他,他会第一时间想办法了断自己的命。”

第二个声音听懂了意思,郑重其事地回答道:“好,我跟兄弟们说说,凌晨之前就动手。”

“做事情干净利落一些,不要每一次都让我们给你们擦屁股,大人不怎么高兴。”第一个声音道,“等事情了了,我会把钱运到老地方。”

“多谢大人。不过之前商定的……”

“做好你的分内的事,不要问得太多,一般问题太多的人,死得也就越快。”第一个声音显然有几分不满,“只要你做好了事情,大人肯定会赏赐你,你后半生的荣华也就有了。现在,你还没有知道的资格。”

“了然!了然!”第二个声音忙不迭地答应着,而后又谄媚地道,“大人日理万机,那小的就不再叨扰,现在就去召集兄弟们做事情去了?”

“去吧。记住我说过的话。”

脚步声逐渐远去了,但秦轲心里颇有些不平静。以他的隐匿能力,又有着茅房的门恰好挡住,所以他倒是不担心被发现。只是,他这是正好撞上了什么买凶杀人的现场了么?而且既然被称作大人,显然那个买凶的人地位还不小,好歹是个有官位在身的人。

他突然感觉到莫名发生的事情背后隐约藏着巨大的黑幕,他打了个寒噤,突然不敢再想。

第二天一早,秦轲就从客栈出发去往安泰街,昨晚一晚上光怪陆离的梦境让他精神有些萎靡,耷拉着脑袋吃着剩下面饼的他就好像是一只打蔫的鸡,走得一摇一摆。

建邺城清醒得似乎要比他想象中的晚,大概也是因为在这城中的人并不务农,所以并不需要早起做事情的缘故。不过一些小馆子倒是已经开门,热热闹闹地,蒸着包子馒头,油条在油锅里炸得金黄。

秦轲吃完了面饼,又花了两铢钱买了个猪肉馅的大包子在嘴里啃着,一边走一边看着逐渐开始热闹起来的街道,自己却开始进入那冷清的安泰老街区。

昨天那个面馆老板说得没错,安泰确实要比那边更老一些,这种老并不仅仅只体现在建筑的老旧和砖瓦的青苔丛生,更体现在这片区域的死气沉沉,明明现在已经是早晨,但许多店铺却根本没有打算开门的意思,而走在路上也不过是两三个人,穿着一身的麻衣,眼神游离,各自做着自己的事情,相互之间甚至都懒得对上一眼。

秦轲找到了那间油铺,它的招牌静静地挂在屋檐上,随着风轻轻摇摆。而门口紧闭,似乎主人家打算赖床到日上三竿才愿意起床。

秦轲站在门外,缓缓吃完了包子,等了一会儿,等到附近的铺子逐渐开门而油铺的门却丝毫没有任何松动,他终于有些烦躁起来。

他伸出手,打算敲敲门,但眼神一闪,变叩为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