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包子与橘子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而这江湖就宛如浆糊一般浑浊粘稠,粘上了就难以甩脱。

风视在悄无声息之中不断地给他反馈周围的情况,而他戴着面具,向前逆着人潮不断地行走,只觉得那几道目光缓缓地跟了上来,并且走在一起小声交头接耳。

秦轲跟他们的距离不远,也不过是二十步,借着风视,他听清了他们的话语:“是他吗?”

“难说,画像是靠记忆画的,谁也不能保证准确,但我们盯梢了这么几天,这小子是最像的,尤其是他那肩膀上的蓝布包袱……”

秦轲皱了皱眉,看向自己身上的包袱,他还真没有想到竟然是这样一个细节出卖了他的身份,大概是自己在钻洞逃跑的时候,背上的包袱被白衣人看见了吧?

虽然用包袱的颜色去判断一个人是不是自己要找的人显得有些愚蠢,但想来白衣人也是无奈之下才不得不把这件事情给说了出来。偏偏秦轲就是那个意外之中的意外,他并没有当探子的经验,更没有一个当探子的直觉,也算是歪打正着,命中注定了。

戴着面具的秦轲一蹦一跳地在路上走着,一副少年贪玩的样子,额头上却已经是满是汗水。

风视之术虽然强大,可这里却是嘈杂的街道,他要听清那几个人的声音还是很耗心神的一件事情。当然,更重要的是,他此刻心里紧张得就好像拉近了的弦,随时可能会崩断。

秦轲想了想,还是没有把肩膀上的包袱扔掉。其中原因之一自然是因为承载着九爷和油铺里几个人鲜血的书简还在里面,在掌柜口中知道它对于那些受灾百姓的重要性之后,他更是没法做到视而不见。

而且现在这些人还没能完全确定自己的身份,如果自己贸然把包袱放下,只怕会马上引起一阵激烈的猜疑。

于是他继续走,每一步都尽量自如,但他心里却在怀疑自己的身体是不是已经变成了另外一个人的玩具,完全不像是自己所有。

“瞧一瞧看一看啦!”

“包子诶!包子诶!刚出炉的肉包子诶!”

远方的天色已经逐渐呈现出几分灰色,尽管还没有到黄昏,太阳却像是一个困倦的孩子一般耷拉着脑袋昏昏欲睡。但街道上热闹却丝毫没有被这样的天色所影响,依然人声鼎沸。

秦轲大概感觉到那三道目光跟着自己走了大概半条街,而后缓缓地消失,而后是换上了另外三道,他心里一紧,知道自己已经无法摆脱这些人的纠缠,如果他再这么继续下去,等那离去的三个人搬来援兵,自己也就没有脱身机会了。

秦轲脚步停了下来,顺势地转头看了看。那三道目光顿时移开了去,好像什么事情都没发生过。但秦轲却早已经确定了自己的目标,他装成自己不过是肚子突然饿了,向着包子铺缓缓行走而去。

中途,他与其中一人擦肩而过,那是一个站在胭脂摊子前戴着一只便帽的中年汉子,右手摩擦着下巴,眼睛在胭脂上久久停留,好像是在思考应该买哪一种才能让自己的妻子满意。

秦轲戴着面具,缓缓地平伸左手,指头并拢宛如刀子,在那汉子的腰间用力一戳。

那看胭脂的汉子浑身一震,而后软了下去,扑到在胭脂摊上。

卖胭脂的是个不过二十多岁的女人,从没见过这种情况的她先是一惊,然后慌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