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有女子如王亲驾

随着马队向前,手持着王杖的使臣挎着白马,终于出现在城门口。

众人都是一愣,相比较整支可以称之为彪悍的军队,这位来自沧海的使臣,却看起来瘦弱许多,一身儒袍随风轻摆,身上透着一股子书卷气,腰间倒是挎着一柄古意森严的古剑,可远远看上去,就好像一个江南的普通文士。

他眼神温和平静,望着他身旁与他并排而行属于长城却不持着王杖的女人,微微笑道:“初到建邺城,有什么感觉?”

女人并非什么亲属家眷,她身着甲胄,背后是一柄令人望而生畏的可怕战刀。

一头乌黑亮丽的头发随意地在脑后扎出马尾,看起来清爽简单。而最重要的是她的那张洁白的脸上,一对如箭的眉与钢刀般的眼眸英气十足,当她看向四周,与那些荆吴百姓相接,不少百姓甚至都无法承受那股锋利的气息而低下头去。

她不是使臣,所以她并不需要持有王杖。但她确实身负使命而来到荆吴,长城使团的一应事宜都需要经过他的首肯,可以说是大权在握。

但所有人都觉得这种事情理所应当。

因为她不是普通的女人,她叫木兰,木氏家族的独女,长城的一品大将军,在他父亲战死在长城外的一场死战之后,她现在已经是长城名副其实的掌权者。

如王驾亲临。

木兰看着荆吴的天空,这里的天空并不像是北方那般蔚蓝清澈,因为多了许多水汽,看起来有些白茫茫的,好像天空骤然远了许多。

就好像自己的使命一样?木兰想到。

“确实要比我想象的更热闹一些。”木兰嘴唇偏厚,但因为红润而添了几分诱人。当然,她背上那柄庞大战刀释放出来“闲人勿近”的气息,也不会有人真的敢轻易上去搭讪。

“江南风光,相比较北地的地广人稀,自然要繁华一些,”文士的名字叫刘德,在沧海同样身居高位,否则也不可能跟木兰这样随意地谈话,“当然相比较唐国还是差了一些。”

“那个地方我不想再提。”木兰的眉头一挑,似乎想起了什么不好的回忆,眉头猛然一挑。

刘德笑了笑,知道木兰还在为那件事情耿耿于怀。他抬起头,向前方看去,荆吴鸿胪寺的官员已经站成一排,礼节严肃正式,显然做了不少的准备:“既然如此,就抛开那些烦心事儿,好好看看荆吴的入城礼吧。”

他骑在马上,也没有下马,只是对着鸿胪寺官员最中央的黄汉升遥遥一礼,两人交换了一个眼神,各自都是一个心照不宣的微笑,就好像一对老朋友相见一般熟络。

而鼓声隆隆地响起,声乐伴随其中,激昂宏伟的乐曲就在这宽阔的城门口开始奏响,舞女穿着轻薄的纱裙,舞动之时,宛如多多娇艳的鲜花,但随着乐曲的激昂,他们的一举一动,似乎又得上了战场的英气。

木兰和刘德两人骑在马上静静地看着这为他们准备的表演,沉默不语。

屋顶上,秦轲和阿布等人早已经因为这样宏大的典礼所震惊,隆隆的鼓声宛如滚滚惊雷,震得天空的云都在颤抖。数千人的乐师在宽阔的街道上排列成方阵,舞女猛然地跃动起来,裙摆在空中飘摇成了彩霞。

“我记得你在这里有不少熟人,你以前在南方呆过?”木兰突然道。

显然,她看出了刘德和黄汉升之间的那个眼神。

“是有不少,不过那是很多年以前的事情了,物是人非,吴国也从当年的四分五裂变成了如今偌大一个荆吴。”刘德看着宏大的表演,叹息道,“这天下,本该如此。”

木兰听出了刘德话里的含义,笑了笑,道:“看来你很相信你的那位主公可以做得到。”

“未必是我相信。”刘德回答,“只是有些人……总让你觉得他生来就应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