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一章 久别重逢(二更)

“自己都不知道?”秦轲和阿布听得一头雾水,但高长恭似乎并没有继续解释下去的打算,他们自然也不方便再问,只能是亦步亦趋地跟着高长恭走进那栋大宅院里。

  此时正当午后,本是昏沉欲睡之时,然而两旁长城的军士却并没有在这种风暖日和的中午睡觉的习惯。

  荆吴内安全自有保障,他们褪去了身上的甲胄,裸露在外的粗壮臂弯如同两条怒龙。

有人在细细地打磨着战刀,有人在相互交手,拳脚相交之时,俱是“迸迸迸”的沉重闷响,足以让人知道这些军士并不只是在做些表面功夫。

  长城尚武,军士大多都是在惨烈战场上活下来的百战老兵,对于他们来说,磨刀、练武两样,不仅仅只是他们平日里的调剂,更是他们赖以生存的根本。

  而当高长恭带着两人缓缓而入,这些的目光顿时被吸引了过来,原本交手的几人也停下了动作,一身的热汗在气血涌动之下逐渐蒸发,眼神也因为刚刚的打斗凌厉如刀。

  秦轲移开目光,但仍然感觉到长城军士那些目光在自己身上上下打量,心里有些不悦。

  “荆吴大将军突然造访,不知道是来讨教呢?还是访友呢?”清亮的女声打破了凝滞的空气,那些长城的军士也在这一声话语之后移开了目光,专心地继续做着自己的事情。

  木兰身上同样没有穿着甲胄,但仍然没有穿女裙,甚至秦轲怀疑她根本就没有女裙,她一身得体的黑衣宛如深邃的夜色,大步行走就像是个真正的男儿,脚步行动之间,如有奔雷在其中跳跃。

  高长恭看见木兰那干脆利落的马尾,忍不住笑了起来,心想有些人,即使过了许多年,还是认着死理不肯改变,这给了他一些安慰,所以他同样高声回应:“是访友,但只怕这位友人不会放弃这难得的讨教机会。”

  木兰嘴角也露出几分笑意,原本刚毅的线条在此刻松懈下来。

越过高长恭的肩膀,秦轲看着木兰那洁白素净不施半点粉黛的脸颊,心想如果木兰真如王宫里的那些侍女一般稍微打扮打扮,其实是个挺漂亮的女人吧?

  高长恭走上前去,他的身高显然地比木兰高出大一截,可两人之间的气场却并没有因为这身高的差距而有强弱之分,在午后娇艳的阳光下,木兰微微仰头,眼神之中虽有笑意,可也带着几分轻蔑。

  还是那个骄傲的女人……高长恭心想,但他想到了一个很好的方式可以用来压制她。

  他张开双臂,就在木兰有些惊愕之时,一步跨出,一把拥住了她,喃喃道:“好久不见!”

  只一瞬间,秦轲分明听见场间那些长城的军士战刀出鞘的声音,他低低地暗骂,这还不叫有私情?

虽然……木兰将军带着一脸嫌恶的挣扎让秦轲知道,她并不喜欢这样的招呼方式。

  “不过高长恭那家伙看起来倒是挺享受的……”秦轲恶狠狠地评论道,转而他又看到高长恭抱着木兰的手稍稍抬了抬,朝他握了一下拳头,秦轲立即缩了缩脑袋,不敢再说一句话了。

  高长恭当然不会一直保持着这样拥抱的动作,只是他稍稍放松了双臂的时候,脸上闪过了一丝稍纵即逝的落寞。

直到木兰终于挣脱了他的怀抱,头发已经有些凌乱,但眼神依旧锋利如刀,秦轲怀疑假如她现在手上握着战刀,一定会毫不犹豫地朝着高长恭砍将下去。

  “并不是好久,前些日子刚刚在大殿上见过一面,大将军的记性似乎与武学造诣不大相称。”木兰冷冷道。

  高长恭扬声笑了起来:“反正是不是好久,不重要,不重要。我只想知道,我这一趟过来,还能不能喝上一口长城的烧酒?”

  木兰哼声道:“好酒只配好友,大将军以为自己是吗?”

  高长恭知道自己的举动确实有些惹恼了木兰,只能赔笑道:“不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