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九章 黑话

五人迎着风前行,夜空深沉如墨,大团大团的云层低低地悬浮在他们的上空。入了这片林子之后,青州鬼骑就真的像是鬼魅一般隐没在夜色之中了,他们纷纷下了马,徒步行走。

  没有了马蹄声的林子里只剩下了蛐蛐兀自不休的鸣叫,但秦轲展开风视之后,却能感觉到有鸟雀拍打着翅膀从他头顶一掠而过的响动。

  无人清理的灌木丛足足有一人多高,在黑暗里似乎如野兽一般张牙舞爪,远方逐渐传来几声狼的叫声,秦轲只觉得心下开始不安起来。

  他来荆吴的路上,搭乘的是商队的马车,一路上也听那些行商说过,这边山林密集,里面藏着不少盗匪,官兵虽然发动过几次围剿,可这些盗匪如狡兔三窟,只要官兵一来,就往林子深处一躲,保管叫那些官兵一通抓瞎,一无所获。

  而等待风声过了之后,这些盗匪又会重新钻出来,杀人越货,无恶不作。

此刻高长恭在身侧,他倒不必担心盗匪的问题,不过夜色中走在这种地方,总不至于要怀着欣喜愉悦的心情吧。

  他不知道要去哪里,但他身侧的阿布和苏定方看起来都那样自如,步伐稳健。

  秦轲知道,阿布是因为跟随着高长恭而无所畏惧,而苏定方……想来这个见识过无数次生死的长城汉子,也不会在这种地方生出什么畏惧之心。

而他呢,他为何要来?他的心中好似被一层迷雾笼罩,让他一时摸不清方向。

  高长恭走在前方,身侧的木兰轻声问道:“就是这儿?”

  “就是这儿。”高长恭走近一棵高大的老树,伸手在上面摸了摸,感觉到那粗糙的树皮上有着一个他熟悉的记号。

而后他大拇指轻轻发力,树皮就好像一张破碎的纸张一般,就此碎裂,那个印记也至此不复存在。

  秦轲不知道高长恭和木兰到底在说什么,但也就是在两人对话后不久,他遥遥地看见了林子深处,从灌木丛的缝隙中,逐渐透露出几点火光。

“有人?”秦轲心中微微雀跃,心想总算在这个阴森晦暗的荒山野岭里,见到了那么些许人气……

但他猛然意识到,这种荒郊野岭,哪儿会有人家?恐怕不是盗匪就是山贼吧?

  他这么一开口,对面的人察觉到了他们的存在,顿时警惕起来,有人一声喝问道:“谁?”

  秦轲不知道怎么回答,而后他听见了无数人的脚步声响起,火光在夜空中闪烁飘忽不定。

跟随着高长恭往那脚步声和火光的方向走近,他们看清了那营寨的模样。

  营寨很简陋,由木头搭建起来的围墙并不高,甚至可以让他轻轻一跃就穿越过去。里面的房子倒是挺整齐,但也仅仅只是整齐,土坯堆砌的墙壁、茅草覆盖的屋顶寒酸尽显,相比较建邺城,想来就算是最老旧的街区,也能甩这地方十几条街。

  当然秦轲也觉得自己这种想法很没道理,这种山野之间,哪里会有那种高大房舍?或许这就是由俭入奢易,由奢入俭难吧。吃惯了肉包子,他现在都不怎么愿意啃那又干又硬的大饼了。

  “站住!”当先举着火把身穿麻布衣服满脸横肉的壮汉瞪大眼睛,对着几人厉声喝道:“是合字上的朋友?”

  “合字上?”秦轲呆了呆,不太明白是什么意思,但想想,应该是土匪的黑话吧?他望向阿布,与他面面相觑,显然阿布对于这句话也毫无概念,但他低声猜测道,“应该是……道上的朋友?”

  高长恭上前一步,夜色晦暗,他那张英俊的脸半边隐没在黑暗中,可秦轲总觉得他的眼睛里有一把刀子:“并肩子,听说大哥今日抓了个新鲜豆儿,咱是来蹭口错齿子的。”

  听到这句话,壮汉原本凶恶的表情放松了些许,但眼神仍然警惕,他高声喊道:“此地何时说过容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