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八章 令尊名讳?(三更)

“将军。”高长恭的身后走来一位全身牛皮甲胄,恶魔面具仍未卸下的青州鬼骑,冲着他刚硬地一个拱手,“饭做好了。”

高长恭挥袖转身,心情大好的他大笑起来,抬手之间,任由帛书随着大风飘向远方,就在那名青州鬼骑的眼神刚刚从那瞬间消失的帛书转移回来,他已经是掠过了他的肩头:“好!吃饭!如今之荆吴,当浮一大白!”

大船是荆吴水军退役换下来的战船,长八丈,宽近一丈半,高则有近两丈。经过改装之后,上面已经卸掉了一切兵器,可那股雄壮气势犹存,足以令人从上看出荆吴水军的威力。

荆吴这些年时局稳定,百姓安居,国库也逐渐丰盈。在这样的底气之下,荆吴的军力可以说是在无声之中不断地蜕变,到现在,不光是高长恭训练的青州鬼骑已成规模,就连步军和水军也已经完成了一次裁汰。

而这种战船被裁汰并非因为不堪下水,即使是现如今,这样的战船仍然不弱于一般的船只。船匠在经过改装之后,荆吴朝廷将这些战船作为货船出售给那些南方大商,本是希望借此收回一定的银两,谁知道这种大船受欢迎程度远远超乎朝廷的想象。

因为因为当初材料选择严苛,做工精细,远超市面上的一切货船,富商们对此十分感兴趣。直到今日,市面上这样一条大船的价格也居高不下。

高长恭倒并不是假公济私,他身后的高家,本就是士族之中传承数百年的老牌世家,要买这样一艘船只并不难,尤其是当他们愿意出更多的银子之后。

不过即使是这般大的船,也不可能容纳百名青州鬼骑和他们的战马,所以高长恭只是挑选了几名作为亲兵,他们的战马则安排在下层甲板上喂着,剩下的九十几名青州鬼骑则是从官道一路紧跟。

荆吴的青州鬼骑,向来是一人配备双马,以便于长途奔袭,虽然马匹的速度仍然不及船顺流而去,但也不至于晚得太多。

“怎么了?这才三天,就连饭都吃不了了?”高长恭似笑非笑地看着秦轲,伸手从桌上夹了一片鱼生,这是秦轲亲手从鲤鱼上一片片切下来的,每一片的薄脆都恰到好处,沾上苦酒姜汁海盐,不需烹煮,原味反而更能显出其本色。

然而秦轲要切这一盘鲤鱼却吃尽了苦头。

阿布转头看去,此刻的秦轲面容疲倦,双臂肿胀,一双手更是通红,大概是因为酸痛,他甚至要都不愿意弯曲手臂,只是直直地伸着手臂,举于胸前,看起来就好像是《灵异考》写到过的“跳尸”。

他忍不住笑了笑,道:“我小时候跟爹一起割稻子的时候,也常常割到双臂肿胀,可如你这般切鱼生切到肿的,少见。”

废话,见过用菜刀切鱼的,也见过用匕首切鱼的,可谁见过用长剑切鱼的?而且还要切出这样薄如蝉翼般的一片片,实在不是人干的事儿。秦轲瞪了阿布一眼,又小心翼翼地看向了那平静着正在品尝鱼生的木兰。

也正是上船这几天开始,木兰开始教他东西。可高长恭教阿布还有苏定方是实打实地教他们枪术和刀法,木兰教自己的却是做鱼生!想到这几天时间里,他从原本笨拙地用长剑把鱼“碎尸万段”的日子,实在是苦恼不少。

现如今,他已经可以用剑把鱼肉切得如他当初切牛肉一样好,不光是归功于木兰对于他力量使用的指点,那些惨遭毒手的并且肉被切得一塌糊涂最终只能用来炖汤的鱼也得居于首功。

只不过他至今还没有发现切鱼肉到底能有什么用处,难不成自己以后得去开一间客栈,专门表演剑舞切鱼生?

他苦着脸看着手上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