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三张 暴乱(下)

“再……等一等。”阿布还是狠不下心来,他猛地往地上跺了一脚,大步奔走上前,对着那些暴民们大喊道:“各位!各位!听我一句劝!不要再闹事了!很快就会有救了!真的!请各位再耐心等一等!”

  营中的暴民们远远地看见他身旁巍然站立的三千甲士以及他们手中拉满的长弓,不由得沉默了下去。

对峙了不过半刻,当先站着的一名壮汉望着阿布,他显然与阿布是认识的,平时他们这些病人在营地里也常常见到这位身材高大、笑容憨厚的年轻人。

壮汉凄然一笑,语带讥讽道:“原来是小大人?怎么?还要说上一通大道理再弄死我们么?”

  阿布呆了呆,“小大人”这个称呼,其实他也每天都能听到,据说这个称呼的起因是因为他是太学堂的学子,周公瑾又分派给他不少的事务,所有人都知道太学堂的学子将来是必定要入朝为官的,所以一边就戏称他为“小大人”了。

  但此时此刻,这位壮汉喊出这个称呼,却怎么听怎么觉得像是一个大大的讽刺。

  三百军士手上握着长矛,一脸警惕地看着暴民们,不敢后退一步,阿布拨开最前面的军士,站在队列之首说道:“我没有什么大道理,只想各位知晓,你们这么闹是没有结果的,如果真是有什么不满,可以上报给周大人……”

  “周大人?”壮汉打断他,冷笑道:“这几天死了多少人了?周大人出面了吗?周大人来看过我们一眼吗?呵,我告诉你,我是逃不过一死了,但我也是个人,我也想死得像个人样!我绝不会被你们这些当官的,困死在这猪圈一样的鬼地方!”

  “没人把你们当猪狗。”阿布声嘶力竭道:“我们一直在努力想要治好大家,大家要相信……”

  “相信什么?”壮汉蛮横地往前一步,怒目瞪着阿布道:“相信你们端过来那一碗一碗比茅坑还臭的药么?”

  壮汉向身后喊道:“乡亲们!别相信他!这些当官的都是一伙儿的!趁我们现在还有力气反抗,我们冲出去!到了外面,说不定瘟神就不找咱的麻烦,而要找这些当官的麻烦去了!”

  整个营地里一片响彻天际的呼声,持着长矛的军士面色凛然,感觉到这些人大概又要开始往前冲了,看着那一张张暴戾的面孔,有人忍不住向后退了一步。

  “让开!让开!”随着人群背后传出一声大吼,站在前排的人群慌忙让开了一条道路。

阿布瞳孔猛然一缩,从暴民人群之中,冲出了一辆手推车,车上载满湿漉漉的茅草……

不,那是火油!

当熊熊的火光仿佛一头咆哮的猛兽一般向着阿布这边冲过来的时候,阿布瞪大了眼睛。

  “不能退!”阿布抬手一挥,可周围的军士哪里还听他的?见到势不可挡的推车被暴民们驾着直冲过来,最前面的三百军士终于握不住手里的长枪了。

  无奈之下,阿布狠心地闭上了双眼,朝着后方高声叫道:“放箭!”

  三千甲士端着长弓的手一直很稳,此刻同时松手,宛如一排排黑压压的鸟雀瞬间升上半空,而当它们落下的时候,已经成了一场致命的黑雨!

  领头的那位壮汉首先被一箭贯穿了右眼,这些地方守军的长弓虽比不得墨家的手弩,可拉满了之后也同样能贯穿人的脑袋,而后两根、三根、四根……他健硕的身躯顿时变为一个毫无反抗之力的箭靶子,无数枝箭矢覆盖上去,他甚至连一声吃痛的惊呼都只能含在喉咙底,倒下去的时候,已然是一具面目全非的尸体了。

  不知多少暴民在这场如飞蝗般的箭矢雨中倒下,仅仅只是一轮齐射,阿布的面前就倒下了足有两百人之多。

躲在手推车后方的暴民也有被箭矢射中的,却并未伤及要害,几个人只是躺倒在地,因为疼痛而翻滚嚎叫着。

  整个营寨门口的空气在这一刻凝固了。

  阿布看得心惊肉跳,还想开口再说点什么,然而紧接而来的一片嘶吼声打断了他的思绪。

  “乡亲们!看见了吗?当官的根本不拿我们当人看!现在他们杀过来了!跟他们拼了啊!冲啊!”

  手推车再度被前赴后继的暴民们推起来,上面的熊熊火焰已如野火燎原般势不可挡。

阿布举着手,知道此刻凭他根本不可能再扭转局面,只能是哑着嗓子道:“守好大门!反抗者一律斩杀!不得让任何一人逃出这里!”

  喊出最后一个字时,他几乎用了自己全身的力气。

这句话,与周公瑾先前的命令,何其相似。

简直,如同复刻。

  三千甲士有一半整齐地背弓在侧,同时拔出了腰间的长刀,横档于身前,形成了一道寒芒四溢的铁壁。

那辆着火的推车纵然撞倒了数名甲士,却完全无法撼动这坚不可摧的刀兵关隘,很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