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四章 山中归来(三更)

交还令牌的时候,周公瑾看着阿布,轻声道:“辛苦你了。”

  “我……”阿布有些艰难地低下了头。

  周公瑾微微笑了笑:“你心里难受,就不必在我面前装模作样了。我也不是那种要你讨好的上司,要是你想大哭一场,又怕旁人嘲笑,你就在这里哭也成,有什么话想说我也能听着。”

  阿布摇了摇头,道:“我知道大人做得没有错,灾民一旦逃了出去,哪怕只有一人,也可能会酿成严重的后果。反倒是我,如果说我一开始就能强硬地控制局势,或许就不会发生那样的事情……”

  周公瑾抬手止住他的话语:“这种猜测就不必作了。反省可以,如果太过执着于此,不是什么好事。长恭把你留在我这里,也是希望你能有所长进,至少在我看来,你做得很好,很不错。”

他拍了拍阿布的肩膀,“把身上的血迹洗一洗吧,如果还难受,就睡一觉,别太苛责自己了。”

  营寨中的鲜血被一盆一盆的清水冲洗干净,天空连日的阴霾也逐渐散开。

翌日,阳光暖暖地洒遍整个营地,让人慵懒得甚至不想动弹。

  秦轲回营寨的时候,就连周公瑾都坐不住了,亲自到了门口迎接,接过秦轲递过来的袋子,他“嚯”了一声,赶忙打开一看,赞道:“这么大的蛇胆,你,你杀到鸠璃祖宗了?”

  秦轲略微有些得意地嘿嘿笑了两声,左顾右盼地问道:“哎?阿布呢?”

  “休息去了。”周公瑾把蛇胆交给了一旁的军士,吩咐道:“让乔姑娘尽早把药制出来,如果人手不够,你来找我。”

  “是。”军士接过蛇胆,迅速离去。

  “饿了吗?”周公瑾温和道。

  “还行。”秦轲眯眼笑道,“回来的路上打了几只野味,一路吃着一路跑着,这就到了。”

  “吃货。”周公瑾忍不住哈哈笑了起来,拍了拍他的肩膀,锤了一拳在他的胸口,“去洗洗吧,瞧你这一身又脏又臭的。”

  的确,在中渝山老林子里穿梭来穿梭去,又是上树又是钻洞,又是蛇血又是兽血,身上自然不可能有多干净,虽然路上他也遇到了一条小溪,有稍微洗过一回,但相比较满身的血污和泥土,实在是聊胜于无。

  脱光了衣服坐在木桶里,秦轲搓洗着身上的皮肤,感觉全身都快要在水中飘起来了,连日的疲倦与肌肉的酸胀也在这时候离开了自己的身体,他舒爽地哼了一声,把脑袋靠在木桶的边沿,闭目满足地叹气。

  小黑在水里缓缓地游着,时不时还钻入水下一阵翻腾,像个调皮的孩子似的,对水怀着一种十足的新奇感。

秦轲眯着眼睛,仔细地看着小黑,突然道:“你是不是长大了一圈儿?我的天,这么快?”

  小黑当然没法回答他的话,它只会叫,叫声却像极了轻蔑的笑声。

  秦轲一瞪眼:“什么意思,又鄙视我,我发现你现在真的是越来越无法无天了,看来真得好好管教管教你,让你知道一下……嗯……”

  挠头想了许久,他也没能想到适合的形容词,长兄如父?呸,他可不想做一只蜥蜴的同类。

主人的威严?小黑好像从没把他当作主人吧?

  正当这时候,帐篷布却突然被掀开了,明亮的天光下,秦轲看见一个窈窕的轮廓,一时间有些发愣,而等到他意识到进来的人是张芙,他顿时傻了眼,几乎是慌忙伸手一把从木桶边沿抓住了澡巾,遮住了自己裸露的上半身。

  “你……你怎……怎么进来了?”秦轲有些结巴,“我在洗……洗澡呢。”

  “我知道。”张芙也莫名地脸红了一下,“周大人让我进来帮你搓背。”

  “搓背?”秦轲瞪圆了眼睛,心想周公瑾这是玩的哪一出?虽说多一个搓背的人自己也十分乐意,可叫个女人过来是个什么意思?

难道不知道男女授受不亲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