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五章 试药与练剑

乔飞扇的新药其实在秦轲出发之时就已经在调配,唯一缺乏的,只不过是鸠璃蛇胆,而此刻鸠璃蛇胆已经有了,自然没过多久,军营中很快就是一片烟雾缭绕。

熬药的人数一再增加,一碗碗汤药被端进了军营,在乔飞扇添加的安神药材效果下,那些喝下汤药的瘟疫病人很快就沉沉地睡去,整个军营之中一时寂静,只有巡逻的那些军士仍然坚守岗位,身上的甲胄轻轻摩擦着,发出嚓嚓的声音。

而就在这种宁静的时刻,洗完澡的秦轲却没了安静的机会。

简陋的演武场上,几只扎得简陋的稻草人像是静默的旁观者,秦轲面对着木兰,缓缓地挪步,眼神却没有去看木兰手里那令人望而生畏的战刀,而是看向了木兰的双腿。

木兰立于原地,纹丝不动,似乎如一颗扎根于地上的老松。

秦轲完全看不出木兰的重心有什么变化,而当他把目光渐渐上移,挪到木兰的战刀上时,木兰却猛然动了!

那是一道迎面而来的奔雷!

秦轲瞳孔微缩,手上的钢剑猛抬,战刀狠狠地斩在他剑刃上,顿时崩出一个深深的口子,那股巨大的力量震得他几乎握不住剑,他后退了一步,木兰就再进一步,他再退,木兰再进,两人就宛如拉锯一般,那股力量似乎根本没有尽头,让他无路可逃。

秦轲咬了咬牙,他知道,自己根本没有逃避的余地,自己的实力在木兰面前微不足道,一昧后退,反而失去了自己的立场。想到这里,他的后退猛然在地上一顿,一声低喝,钢剑一绞之下,硬生生架开战刀,然后,他猛然地向着木兰的脖子,斩了过去!

他并不想伤到木兰,但他相信木兰不会被简单的伤到。事实也证明了他的想法的正确,就在他的钢剑即将触及木兰那光洁的脖颈时,他听见了风声。

那风声宛如旷野之中刮起的狂风,在墨家一马平川的地方,时常会升腾起这样的狂风,它席卷大地,卷起沙石、青草甚至是树木,当它卷过农人的屋顶,农人的屋顶就被带到了空中,没人可以阻挡这样的力量。

秦轲也不行。

木兰并没有用战刀回防,而是以战刀从他的侧方,猛然地斩了过来!

“这个疯婆子!”秦轲心里大声呐喊,心想长城里出来的到底是什么样的怪胎?如果说自己这一剑真的斩下去,她就不担心自己这位长城大将军就这么简简单单地死了,死得一文不值?

难道她根本就不怕死?

不对,没有人会不怕死。

平生最是怕死的秦轲这样想道,他咬了咬牙,心想再向前递一些!再向前一些,或许再向前一些,这个婆娘就会向后退了!

然而自始自终,木兰都没有向后退哪怕一步,甚至连眼睛都没有眨一下。

秦轲终于忍不住,手上钢剑回收,像是往空气猛插一般,狠狠地身侧一插,然后是一股巨大的力量把再度撞击在他的钢剑上,他的手掌上包裹着布条,所以在这样的震荡之下,虎口倒是没有崩裂开来,但那股疼痛仍然是让他龇牙咧嘴。

他退了几步,出奇的,木兰没有追上来,而是饶有兴趣地看着他。

“为什么不敢再刺了?”木兰道。

秦轲揉着发麻的手,他知道木兰接下来还要对他进行长时间的“鞭笞”,所以能恢复一点是一点,听见木兰的问题,他皱眉看过去:“刺什么?再刺你就死了!”

木兰笑了笑,道:“你不试试看怎么知道呢?”

秦轲觉得这种问题实在让他有些不悦:“试什么,拿人命试,我又不是疯子。”

木兰摇了摇头:“你还是不懂。”

秦轲不明白。

木兰微笑着道:“再来。”

于是场上又是一阵叮叮当当的声音,只不过那个发出痛呼的永远都是秦轲,木兰……则永远如一座巍峨高山静静耸立着,似乎永远不会倒下。

秦轲不知道自己被劈倒了多少次,原本已经愈合的虎口再度崩裂,鲜血渗透进双手掌心,而战刀却威势依旧,根本没有打算放水的意思。

木兰的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