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章 坐(二更)

尽管一面要摆正坐姿,又说要放松全身,这事听起来似乎并不难,但当秦轲真的想去尝试的时候,却发现这件事情简直像是在耍弄人一般。

如果要坐得一丝不苟,人总需要用上力量,否则怎么挺直腰杆,怎么稳固肩膀,又怎么支撑着头颅?

  但木兰偏偏要他把这一切力量都给散去,这就好像让人站起来却又不让人用腿一般,难不成还得倒立么?

  “不是用力量。而是用你的‘意’。”

  秦轲坐直了身体,仍然找不到那种感觉,皱眉问道:“什么是‘意’?”

  “‘意’这个字,解释起来太冗长,先不说你不会想听,我也懒得去说。”木兰笑着道,“既然如此,我就只说一句。‘意’其实就是你在想什么。你要正襟危坐,不能靠你的力量,而是要让你的身体自己学会思考。”

  “学会思考?”秦轲瞪着大眼睛,有些怀疑木兰是不是在开玩笑,“身体怎么学会思考……如果他们都会思考,那我身上岂不是有很多个我?”

  “如果你是想让你的身体去想今天中午到底吃些什么,那只能证明你是个蠢材。”木兰看着他道,“我说的,当然不是让你做到这种不可能也没有意义的事情。我只是在教你在掌控你自己的身体。”

  “文武之道,一张一弛。”木兰继续道,“静为文,行为武。只张弓而不射箭,弓弦会因此而损坏,可如果一昧地松弛,就失去了弓箭本来的锐利。这些天,你执着于要刺出那一剑,可这一剑里裹挟了太多东西,反而变得拖泥带水。”

  她从平平地抬起右手,一直到与肩膀同高,并指之时,带着几分凛然,却又宛如松散得轻如无物。

  “看清楚了。”木兰轻声道。

  话音刚落,秦轲就已经感觉到一道迅猛影子在空中一瞬间割裂了空气,直直地向着他的眉宇间而来!

  惊骇之下,秦轲甚至都来不及向后退却,只能是伸出双手,交叠在面门,希望能够借此来抵挡木兰的这一记袭击。

  但仅仅只是一瞬,他又看见那道黑影停了下来,木兰举着手,指尖的指甲似乎在闪烁着如钢刀一般的光,她就这么平静地把手平伸在了秦轲的眉心之间,那种速度,让人甚至怀疑她的手从一开始就是摆在那里一般。

  “看清楚了吗?”木兰的手仍然悬空,纹丝不动。

  秦轲陷入了沉思。

  如果说之前他对于木兰的“放松”完全没有概念,然而就在刚刚,木兰出手前的那一刻,他确实触摸到了一些就连他自己都无法理解的东西。

  气血修行者的力量来源于身体,而身体的力量则来源于气血搬运,血液是人体运行的根本,只有血脉强大了,一个气血修行者才可以说真正的登堂入室。

  然而木兰刚刚的出手,他却根本没有感觉到木兰气血的涌动,甚至连一点气息都没有感觉到,那只手就这样凭空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

就好像是,她看向哪里,她的手就到了哪里。

  这是一种怎样的速度?

  “不着急。”木兰缓缓地站起身来,笑道,“晚些你就会知道了,时间也不早了,开始吧。”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