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五章 高瘸子(二更)

而就在今日,原本显得冷清的大将军府邸也显得热闹非凡,只不过相比较孙府,这里更轻松融洽。

小鼎在炭火上被那股温度炙烤而变得滚烫,里面乳白色的汤水咕噜咕噜地沸腾着,羊肉混合上姜片、蒜苗、葱段,那股浓郁的香味,几乎可以顺着清风传到院子里去。

今日太学堂参战的寒门学子们都聚集一堂,提议这么做的是周公瑾,只不过他这位“监察使”身份确实有趣,说官小却能监察各地,简直宛如诸葛丞相的“千里眼”,说官大,在建邺城内他却连一座像样的府邸都没有,高长恭豁达,也就让他把这些孩子们安排到了他的将军府里。

反正高长恭尚未娶亲,平日里又习惯了住在军营与将士们同吃同睡,因此这座府邸只留了管家与少数几名下人日常打理,一到晚上灯火都没有几盏,跟一座鬼宅似的,这会儿热闹热闹,倒让这座在建邺城中数一数二的宅子多了不少烟火气。

“能吃了没?”小千眼巴巴地看着小鼎,他的肚子早已经不甘地抗议起来,手上的筷子更是在他胖胖的手指之间对着空气一张一合。

那股香味似乎顺着他的鼻腔钻进脑子里去了,他闭上眼睛,不知不觉之中,口水顺着他的嘴角缓缓地淌了下来。

安排的是两人一席,大楼坐在他的对面,头上裹着一层白布。

在那场激烈的军演上,身为步卒的他免不了磕磕碰碰,而在雁形阵溃败之后,王祝找准了机会,用手上的木刀狠狠地给了来了一下。

只不过在同一时间,他也被大楼踹中了裆部,在地上翻滚了不知道多久才被同僚们用担架抬了出去。

他捂着头哈哈大笑:“怎么着?滋味不好受吧?输了怎么了,输了你也得疼上半天!”

虽然军演输了,但他倒是也不太难过,只是他现在很不高兴自己跟小千一桌,怒道:“你能不能不要再往前凑了?你口水都快掉进去了!”

小千刚刚慌忙地用袖子擦了擦嘴角,众人则是大笑起来:“小千,你肚子比这汤还能咕噜!”

小千恼羞成怒道:“老子饿了,不行吗?就你们在阵前拼杀要力气,老子在后面排兵布阵就不要力气?”

有人笑着喊道:“得了吧,就你这一身肥膘,什么时候你瘦得跟秦轲差不多再说排兵布阵要力气。”

众人又是一阵大笑,小千涨红了脸,气得说不出话来。

阿布则满脸苦笑地坐在一张只有他一人的案板前,案板上同样也有一只正在沸腾的小鼎,荆吴并没有这种吃法,倒是沧海那边很流行这种炭火小鼎煮食。

北方苦寒,在寒冷季节常常能见大雪漫天,冷冽的寒风据说能把人裸露在外的指头都给冻坏。

而能在屋内一边伸手在炭火旁烤手,一边吃上一口沸腾之中捞出来还热气腾腾的吃食,也就成了一种难得的享受。

阿布只知道周公瑾平日里的一大爱好是下厨,但没想到他真什么都会做,就连沧海的烹饪手艺也如此熟络,这让他莫名地感觉有些荒谬。

正当他微微抬头,眼前的两个人让他赶忙地站起身,走了过去。

来人是秦轲和张芙,只不过一人是站着一人是坐着。

一张显得有些宽大的轮椅,张芙站在后面缓缓地推着,秦轲左腿绑着太医院细细打磨过的夹板,满脸苦相。

阿布看他这副样子,疑惑道:“接骨都已经大半天了,你还疼?”

秦轲闷闷不乐不说话,张芙则是捂着嘴轻笑到:“他不是疼,只是刚刚喝完了药,嘴里含了糖。”

秦轲抿嘴半天,感觉到嘴里的麦芽糖把苦味压制了一些,勉强张嘴看着阿布做惨烈状:“我真是天真……本以为接骨就是最难过的一关,谁知道后面还有一个喝药!我现在怀疑这些太医是不是在故意整我,这药苦得……就跟我小时候偷喝隔壁张婶的安胎药一样!”

“安胎药你也偷喝?”阿布愣愣地看着秦轲,片刻后忍不住扑哧一声大笑起来,甚至笑出了眼泪。

“师父骗我,说安胎药都是甜的,像蜂蜜水一样,我很好奇就……”秦轲想到那件糗事,脸上的表情很臭。

但听着阿布有些刺耳的笑声,他瞪大了眼睛,故作生气道:“笑笑笑,笑你个头啊,要不是为你,我哪儿能受这伤。”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