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二章 第二次会面(二更)

安和殿内的琉璃屏风上画的是梅兰竹菊,纵使在烛火昏暗的光线之中,仍然栩栩如生,犹如活物,足可见起价值不菲。也对,这里可以说是荆吴的中心,所代表的不仅仅是荆吴最高的权力,更是拿捏着荆吴最大一笔的财富。

只是这两样虚物的背后,到底蕴含了多少人的血泪,谁也说不清。

屏风后面是一个单人用的浴桶,靠近的时候,鼻尖隐约能闻到湿气,大概用过不久。

而居于安和殿,有资格使用它的人,只可能有一个人。

秦轲听说过,王宫里有专门的浴池,足足两丈宽,薪柴在下方燃烧,温暖的热水冒着水汽,带着玉兰花的清香,甚至会有仕女裸身下水服侍……

可诸葛宛陵就这么一个人在这偌大的安和殿里,以这么简陋的木桶,就解决了自己日常生活中,本该是享受的一部分?

秦轲在脸盆里打湿了柔软的手巾,一点点地擦拭皮肤上的血迹,随着温热的水逐渐被手巾里的血迹染成鲜红,老宦官双手托着一套干净衣服走了进来,十分熟络地抖开就准备帮他穿上。

“不用了,我自己来吧。”秦轲有些局促,他实在不习惯被人服侍,虽然说他现在腿脚不怎么方便,但是总不至于成了废人,换换衣服总还是做得到的。

老宦官倒是也没强求,只是点了点头,放下衣服之后缓缓地退了出去。

秦轲抬起头看着黑暗中的房梁,感觉到老宦官的脚步正在大殿之内缓缓行走,随后大殿之内又亮起了几道烛火的光芒。

光明带给他几分温暖,而他低下头,那盆已经呈现出暗红的水正倒映着他闪烁不安的眼神。

重新坐上轮椅之后,他感觉腿上的疼痛好了许多,至少不再难忍。

伤筋动骨一百天,这样的伤势放在普通人并不好受,但秦轲多年修行,气血浑厚,那些因为秦轲突破第二境后的气血正在缓慢地渗透骨骼,用不了一个月,他应该就能恢复如初。

而当他推着轮椅从屏风后出来的时候,老宦官已经不知去向,秦轲怔怔地看着面前那个手上托着一盏烛台的人,他身穿一袭白衣,身形瘦削却自有一股竹子般的清高之气,眼神平静深邃如古井,在他随意盘起的发髻上,插着一根纯白羊脂玉的玉簪。

诸葛宛陵看着秦轲,眼神显出几分温和,道:“衣服还合身么?”

秦轲点了点头,其实这套衣服还是显得大了一些,宽阔的袖子也让他觉得行动不便,但这种时候他也没什么可挑剔的,何况诸葛宛陵那双眼睛注视着他的时候,闪烁的光芒让他总是想起他的师父。

以前自己是不是也这般与师父对视过?

哦……对了,师父跟诸葛宛陵不同,虽然他们两人的眼神看起来都平静如水,少有翻起涟漪,但师父常有孩子气的一面,年少的时候,他们还一起玩过“大眼瞪小眼”的游戏,躺在山岗上看星星的时候,他总喜欢和自己讲一些稀奇古怪的笑话。

秦轲想到这里,声音也柔和了许多:“还行。”

诸葛宛陵点点头,微咳嗽了一声,秦轲这才发现他的脸色有些苍白,随着他的几声咳嗽,额头青筋暴起,显然这看似平常的轻咳却让他感觉十分吃力。

而老宦官则是突兀地从他的身后出现,把一件带着狐皮的斗篷披在了他的肩膀上。

“你……不太舒服?”秦轲轻声问,他担心自己说话太响,会惊着这个看起来弱不经风的书生。

“老毛病了,这些天受了些寒,难免又出来作怪,不妨事。”诸葛宛陵说得轻松,就连秦轲都没法从他眼里找到一丝作伪,看来他真是已经习惯了自己的隐疾,“朱然他……做事是过火了些,不过也是在尽自己的职责,你别怪他。”

秦轲看向大门的方向,朱然那岿然不动的轮廓淡影映在门帘上,他单手握着刀柄,眼神半闭,好像一尊年画上的门神,只不过门神负责驱鬼,朱然则负责杀人。

“我不怪他……”秦轲回答。

或许他心里更多责怪的是自己,如果自己的实力更强一些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