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六章 酒肆外的一脚(二更)

说卑贱之地,其实也只是九江城里稍显贫瘠的地方罢了。纵然九江城富豪云集,商船满江,可在这繁华背后,同样需要诸如:脚夫、船工、工匠……等等劳动力。

而这些劳动力没钱享受那些纸醉金迷,吃饭更不可能大手大脚,去选择那些名厨做的昂贵饭菜,这些人聚集起来,久而久之形成了一整个街区。

这里什么都有,就好像一间大大的杂货铺,过往的行人大多是身穿麻布衣衫的穷人,各种叫卖声混杂在一起,仿佛一曲抑扬顿挫的高歌。

“包子……馒头……热饭菜啦!”

“糖葫芦,香甜的糖葫芦喽……”

“大碗茶!来喝个一壶哟!”

有些店铺里,甚至还能见到争斗的场面,这些常年劳作的人多喝了几碗劣酒可不就容易打起架么,随着呼呼哈哈的声音不断,围观的人们则是连连叫好,热热闹闹。

秦轲牵着黑风,听着着市井的声音,不由得产生了几分亲切感,他本就不是什么上流权贵,何必要打肿了脸充胖子?

不对,干嘛要充胖子?他想起了学堂里胖乎乎的小千,摇了摇头,他可不想装扮成那个样子。

“到这地方……估计得把钱袋子捂紧点。”秦轲道。

然而正当他打算迈开脚步,去找一间便宜的饭铺去吃些东西的时候,就在他面前的酒肆里,却传来了一阵杯盏碎裂的声音。。

只见酒肆小二从门里冲出来,一边打骂,一边顺势飞起一脚,朝一个衣衫褴褛,蓬头垢面的人踹了上去,那人手里抱着个旧琴,狼狈地挨了这一脚,身形跟着趔趄了一下。

小二破口大骂道:“什么劳什子琴师?捧着一把不值钱的烂琴就想白吃白喝,你想得美!”

琴师正中了这一脚,倒是也不喊疼,只是摸了摸屁股,醉醺醺地晃荡着身子,听见小二的话语,他好像很是不忿,猛地上前一步,挺着胸脯理直气壮道:“烂琴?我可告诉你!这把琴有多贵重我都懒得和你说,把你这家店铺卖了也换不来!我高易水可是当世有数的琴师,你个小小的酒馆能请来我为客人抚琴是你的福气!”

小二看着这个醉鬼,这人身高要比自己高出大半个头,满脸通红瞪大眼睛的样子倒还真有几分威慑力,小二下意识后退了两步。

琴师接着骂骂咧咧地道:“无非是一群不懂音律却要附庸风雅的杂毛,还想让老子弹高山流水?你们只配听茅坑撒尿!”

他不说还好,这一句话一说,不光得罪了店小二,就连店里几位客人面上都有些挂不住了,有几位侠客模样的当场一拍桌子就站了起来,手里握着剑立即想要出门好好教训教训这个出言不逊的家伙。

而琴师眼见状况不好,转头就跑,一边跑一边道:“君子动手不动口……诶不是……君子动口不动手!”

秦轲在一旁看得满脸苦笑,心想这家伙还真是有趣。

只是听着听着却觉得这个声音怎么这般耳熟,而等到他把这声音过了几遍脑子之后,突然瞪大眼睛,仔细地回忆起刚才看到的琴师那张虽然有些油腻,但仍带着几分出尘意味的面容,那家伙……该不会……

他牵着黑风,一路快跑,追上琴师,琴师看着秦轲手握长剑追了过来,立马哇哇大叫,跑得更快了,“喂!老子都认怂了,你还要追!不仁义啊!杀人啦!杀人啦!”

对于这种酒后闹事的场面,这里显然十分常见了,街道上来来往往的人们根本懒得管,甚至有不少人认出这就是那个整天骗吃骗喝又牛皮哄哄的琴师,纷纷对着他的方向吐了好几口唾沫。

秦轲追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