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章 宁馨(二更)

高易水倒是没说错,兰玉轩的饭菜确实可口。

秦轲想起自己殿前与阿布一起大战苏定方那日,按照规矩,两人可以在殿前一席吃饭,只是后来又发生了诸葛宛陵被刺杀那样的大事,遂也没能品尝上宫中御厨做的菜肴。

不过隔天宫里倒是赐了一条烤羊腿下来,虽是沧海的传统做法,但在荆吴王宫御厨的手中仍然大放光彩,烤得酥脆的外皮再配上茴香、孜然等等香料,香气扑鼻。

一口咬下去,那饱满鲜嫩肉质下略带腥膻香甜的味道……两条羊腿很快便被他、阿布和太学堂一众学子们瓜分殆尽,连骨头都被小千啃了三遍,至今秦轲想到那天的场景都觉得好笑。

而兰玉轩的大厨,虽不至能与御厨相媲,也相差得不远了。

只是秦轲现如今却莫名地有些吃不下,只因为他感觉得到,坐在自己身旁的那位红衣女子,正眉目传情,静静地看着他。

秦轲感觉十分尴尬,微微地转过头去,用凌厉的眼神不断地“杀”着那边的高易水,他还指望那头能来救他一救,谁知高易水只是笑笑,一副“不关我事请自便”的表情,一边夹菜,一边伸手揽住了右边那位身穿鹅黄衣裙的女子,笑得放肆。

被这般揽住,女子倒是一点也不羞,反而痴痴地在笑,她双手端着酒壶,不住地给高易水斟着满杯。

“公子。”红衣女子樱唇轻启,脸上精致的妆容让她看起来纯净中带着几分妩媚,“公子故意坐得离我那么远,是对奴不满意么?”

“这……”秦轲知道自己的脸现在一定僵硬得像是刚从冰窖里拖出来的一样,“不是……我就是有点……不太适应。”

“不太适应?”红衣女子轻轻地笑了笑,她当然知道秦轲是第一次来这样的烟花之地,不过秦轲倒是有些特别,一般来说,官宦人家的子弟,在一定年龄之后,家中都会安排“通房丫头”体会男女之事。

有了这样的经历,自然对男女之间那些不足为外人道的事情有那么点懵懂概念,即使入了烟花之所,也不至于对男女相互厮磨如此紧张。

而秦轲眉眼之间的表现,足以让红衣女子知道他根本对此毫无概念,这让她心中有些疑惑。

难不成这不是什么官家少爷?

但很快,她又反驳了自己的这个想法。如果不是官家少爷,黄妈妈何必那般恭敬?九江城豪商不少,可兰玉轩的背景,就算是豪商又如何?能让黄妈妈如此慎重对待的,必然不是什么简单的富家子弟。

转了几个念头,她也微微笑了起来,是不是又如何?对于她这样一个势单力薄的女子来说,都是贵客,秦轲再紧张,她也得陪好才是。

“公子贵姓?”红衣少女端起酒壶,慢慢地把秦轲面前的酒杯斟满,动作优雅流畅,“如果奴有什么做错的地方,一定要告诉奴,奴一定尽力让公子满意。”

秦轲耷拉着脑袋,本想跟红衣女子保持距离,方能好好吃下这顿“盛宴”,但他明显感觉到红衣女子缓缓把椅子向着他的方向靠近了一些,夹菜的筷子也僵在了半空中。

“我帮你吧。”红衣女子轻轻地道,她伸出筷子,从桌上的“诸葛烤鱼”上分了一块腹部最丰腴的鱼肉,放在秦轲的碗里。

秦轲埋头苦吃,假装自己根本就是个木头人,听不见外界的话语,只有这样,他才能从这种紧张感里得到那么一丝放松。

不过诸葛烤鱼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